800小说网 > 逆行武侠 > 第四百六十六章 道门反水 (四千字章)

第四百六十六章 道门反水 (四千字章)

作者:萧风落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逆行武侠最新章节!

    风萧萧的愿望很快落空。

    罢斗半日时间,足够让梵清惠冷静下来细细思量,立时发觉自己之前的失误,马上调整部署,佛道二门加上慈航静斋的高手分成一日三班三阵,作车轮战,四位圣僧也分作两组诵经梵唱,抵御真言之威,务必使风萧萧再也无法休整。

    又是整整两日过去,眼见形势渐渐好转,风萧萧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疲累焦急的神色,梵清惠却并无喜悦之感,反而心内越发紧张。

    多日围攻邪帝不成,已在外界造成极坏的影响,损及佛道二门乃至慈航静斋崇高的威望,魔门噤若寒蝉的情形,也开始逐渐转变。

    要知魔门各派对邪帝风萧萧是又恨又惧,是以佛道二门悍然出击,两派六道无人敢发一声,更不愿支援。

    但风萧萧以一敌百,连战多日,魔功惊天动力,显出大宗师级骇人的实力,终让魔门中人开始盘算得失。

    若说原来的风萧萧还不能让魔门上下完全服气的话,如今借助邪帝舍利成为大宗师的他,让两派六道合一成为可能。

    尤以尹祖文和许留宗的态度变化最大,灭情道一向鼎力支持魔门一统,之前最看好邪王石之轩,加之风萧萧又杀了灭情道高手“天君”席应,算得上仇恨深重,所以才与天莲宗乃至杨虚彦合谋,数次针对风萧萧。

    如今见魔门一统大有希望,灭情道登时蠢蠢欲动,不再顾及天莲宗,于私下里勾连本就打算投靠邪帝的左游仙,开始密谋如何援手。

    只是魔门中人个个自私自利之极,总想让别人流血,自己占便宜,何况如今佛道二门在慈航静斋的率领下倾巢出动,想要相助邪帝,必将苦战,尹祖文与左游仙都希望由对方出大力,而自身得保存,所以一直勾心斗角,僵持不下。

    魔门暗中的异动,自然不可能完全瞒过梵清惠,她不知魔门会等到何时出手,但风萧萧的撑得越久,魔门插手的可能性越大,定会产生连锁反应,导致佛道魔三门全面开战,到时无论谁胜谁负,都将元气大伤。

    梵清惠从未如此踌躇,思索良久,权衡利弊,终于做出决定,邀请正在闭关养伤的宁道奇出马。

    她知道这个办法冒着极大的风险,宁道奇与宋缺决战受伤不说,更是元气大耗,需要静养良久,如今强行出手不是不行,但若稍有闪失,伤及本源,将是佛道二门,乃至中原武林的巨大损失。

    尤其在外域两大宗师皆处长安的紧要关头,定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中原将无人能匹敌外域两大宗师的神威,无论于武林层面,还是于国家层面,将处处陷入全面的被动。

    所以当宁道奇现身于西寄园的时候,风萧萧顿时暴怒,没料到梵清惠为了杀他,居然如此不择手段,甚至于置民族大义于不顾。

    就算佛魔势不两立,但他好歹也是中原的大宗师,哪怕往后与宁道奇敌对,于外国都有莫大的威慑力,梵清惠居然宁可让中原两名大宗师内耗,也不愿见到魔门崛起。

    这完全使风萧萧扭转了对慈航静斋的看法,他原以为慈航静斋虽然又当****又立牌坊,手段极为卑劣,但好歹也是为中原一统而不懈努力,只是与他观念不同,才产生敌对罢了,终归是为了中原一统。

    所以风萧萧一直尽力克制,非到万不得已,绝不大开杀戒,免得中原武林内耗过渡,便宜外族人,没料到满面悲天悯人、满口大仁大义的梵清惠,居然比他这个一向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魔门邪帝还没下限,怎能不让他出离愤怒?

    风萧萧冷冷瞟了宁道奇一眼,目光又着落到梵清惠止水不波的玉容上,持剑冷笑道:“听说无论是毕玄还是傅采林,此来中原都有挑战中原第一人的打算,散真人此时露面,殊为不智。”

    他虽向宁道奇说话,却死死盯着梵清惠,毫不掩饰眸中幽诡的煞意。

    梵清惠淡淡道:“邪帝之顽强,超乎想象,终令贫尼不得不出此下策。”

    风萧萧怒极反笑,且是大笑,许久才收声道:“所以千错万错还是我的错,要是我甘愿束手待宰,散真人又怎会冒险前来。”语气中极尽嘲讽。

    “天下大势,皆被邪帝只手搅破,谁敢再小瞧邪帝的能耐?若贫尼再是不管不顾,天下会由此演变成南北相争的乱局,更不知黎民百姓还要受多少苦楚。”

    梵清惠低喧一声佛号,道:“凡事有利则有弊,既然责任落在我和宁道兄的肩膀上,我们自然要一力扛起。如今的争是为了将来的不争,也才有机会永久的化干戈为玉帛。”

    风萧萧收敛怒容,道:“说得真好听,简直比唱的还好听,你梵清惠没去上林苑卖唱,真是天下妓院的一大损失。”

    他算是和慈航静斋彻底撕破脸,不想之前还有所保留,甚至都不去顾全师妃暄的面子了。

    宁道奇听他说的恶毒,哑然失笑道:“邪帝愤懑可以理解,不过我们正是顺应形势,预订后果,不得已为之,今趟出手,实非所愿,闲话少提,就请邪帝出招!”

    风萧萧却动也不动,目光往旁直扫。

    宁道奇淡然道:“毋需讳言,‘天刀’宋缺兄刀法精奇,一往无还,冠绝古今,老道费尽全力亦不能胜之,如今的状况正与邪帝旗鼓相当,可好好领教魔门绝艺,也算公允。”

    风萧萧听得心思大定,宁道奇这番话不是说给他听的,而是说给梵清惠听的,宁道奇总算不愧他中土第一人的心胸气魄,绝不会与人围攻。

    有大宗师牵制和没大宗师牵制,情况自是天渊之别,若宁道奇真不要脸与一众佛道高手围攻,风萧萧估计自己拼上性命,只怕也活不过半日。

    梵清惠再喧佛号,合十道:“天下百姓的幸福和平,就在宁道兄的手上,还请千万勿轻忽视。”

    宁道奇捋须颌首,然后冲风萧萧微笑道:“老道与邪帝也算打过几场交道,心知邪帝非迂腐做作之人,所以老道也就不客气啦!”一袖挥出。

    袍袖飘拂起,春风如沐,全无半点烟火气息,漫不经心间倏然欺近,显出神妙之极的变化,好像蓦地扩展延伸成无边无际,无所不在,无孔不入的缥缈仙雾,将世间万物笼罩、禁锢!

    这便是大宗师的境界,毫无虚假!

    风萧萧扬剑挺立,发髻生风,衣袂狂飘,双眸幽芒诡作,似乎冲破迷雾,强映天际,显出电闪雷鸣,煞意滚滚不尽,摄人心魄以极。

    长剑起,狂风落,蓦地惊天裂空。

    宁道奇袍袖化作的仙雾顿时散尽,幻出修长晶莹的双手。

    剑与手毫无变化,又似已穷尽变化,最终无声无息的抵在一起。

    宁道奇仍在微笑,风萧萧却面色陡变,倏然退开半步,死死盯着宁道奇的眼睛。

    宁道奇哈哈笑道:“邪帝莫非技穷!”

    风萧萧心念电转,忽放声冷笑道:“散真人何时这般变得狂妄自大,看招!”

    一声长啸,冲天斜飞,剑光幻出令人窒息的辉煌,似万家灯火,又似漫天萤光,霎时凝聚归一,耀如日斑,寒如冷月,腾空至极,转瞬倾泻,仿佛拽曳流星,迅同当空陨落。

    整个院落都陷入恐惧,残垣断壁的震颤仿佛大寂灭前的哀鸣,无助的迎接流星坠落的毁灭。

    宁道奇露出讶色,如此惊天一剑,他尚是首次遇上,双手齐拂,便令长风刮起,转瞬飓风过境。

    流星般的剑光与宛如实质的飓风相抵,相互冲击,寸寸挪移,碰撞中逸散出缕缕罡风,四方激(jishe)射,冲天天崩,划地地裂,任何物质碰上,皆在瞬间化作粉尘。

    本就狼藉不堪的院落,顿时成了人间地狱。

    无人能抵挡两位大宗师齐力一击所产生的惊人余波,就算是四大圣僧和梵清惠亦只能选择闪身退避。

    就在这时,风萧萧和宁道奇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眼,忽然一人疾退,一人疾进。

    风萧萧霎时落至井沿处,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话音朗笑传出道:“我信得过散真人,却信不过别人,要打进来打。”

    宁道奇洒然笑道:“邪帝心怯了。”跟着纵身而入。

    随着两人消没,忽然间地动山摇,尘土肆意扩扬,显然正在杨公宝库内作激烈的拼斗,余尽居然能透尽地层,传导出来,可见激斗之剧。

    梵清惠忙掠至井口,下至宝库入口,但不过两息时间,便颇有些踉跄的从井中跃了出来,以她的功力境界,也没可能经受得住两位大宗师全力拼击所产生的余波,何况还是在如此狭窄的地方,避无可避,只能退。

    佛道二门的高手赶紧围到井边,尤其一众道门高手,人人神情紧张,极目下望,忍不住连番试探,但无不弄个灰头土脸,根本没法靠近。

    与外间紧张的气氛相比,宝库内的情形却一定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风萧萧和宁道奇居然气氛融洽的相对盘坐,轮流往入口处遥向出掌,卷起猛烈的罡风,震得轰然作响,廊道厚壁更是簌簌落灰,震颤不休。

    不过入口处特殊的结构,使声音与震动大半往外扩散,水井更像竖着的喇叭一般,将声音与震动急剧放大,里间的情况倒还可以忍受。

    风萧萧一面出掌,一面叹道:“散真人何必做此牺牲,想要暗传意思,总有别的办法。”

    宁道奇紧接他出掌,微笑道:“若非如此,邪帝肯信吗?”

    原来两人交手第一招,宁道奇根本是虚张声势,看似声势浩大的进招,其实纯属防守,生生硬抗下风萧萧一剑,当即伤上加伤。

    风萧萧立刻觉察出不对劲,先还以为宁道奇是虚晃一招,寻隙反击,所以连忙退开半步。

    但宁道奇之后的表现,令他顿有猜测,于是也使出声势浩大的一剑,其实只是暗含劲力,和宁道奇同样徒有其表的双掌再次相抵后,他便立即心知肚明,与宁道奇心照不宣的将全部劲力旁吐,激其惊人的声势,然后顺势逃入宝库。

    包括梵清惠在内,任谁也想不到,身为天下第一高手的宁道奇,居然会和风萧萧假打,也只有以两者大宗师级的境界,才能完全瞒过一众高手的金睛火眼。

    风萧萧出掌间沉吟少许,道:“散真人如此用心良苦,不知有何要事?”

    宁道奇闲适自若的道:“古代有一个人善养老虎,他从不用活物去喂养,因为他担心扑杀活物会激起老虎的凶残,他也从不敢用整个动物去喂养,因为他担心撕裂动物也会诱发老虎的凶残,他果然一生从未被老虎所伤,得以安然终老。”

    风萧萧眸光隐闪,道:“典出庄子‘人世间’,呆在老虎身边当然要顺应老虎的性情,那些遭到虐杀的人,正是因为触犯了老虎的性情。”

    宁道奇又挥一掌,回手捋须微笑,道:“还记得洛阳初见时,邪帝便曾说自己出身道门,而后与邪帝相交数次,老道发现邪帝非但对我道家典籍多有涉猎,更精熟于心,态度也尤为尊重,就算敌对时亦留有余地,令老道十分宽慰。”

    风萧萧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狂喜,笑道:“不瞒散真人,其实相比于魔门邪帝,我更认为自己是道门中人。”

    听完宁道奇的故事,他便恍悟,看来宁道奇对佛门压制道门,以及慈航静斋的极度偏心,其实极度不满,往日之所以能忍,纯是因为除忍之外无可奈何,现今却因他的横空出世,多了另一种选择,宁道奇八成是特意来问明他的态度。

    当今道家和往后道家的理念并不完全一样,追求出世而非入世,更是淡泊的恨不能老死不相往来,每个道门中人都只顾自己修炼成仙,当然争不过拼命在世俗中发展信徒的佛门。

    所以就算宁道奇身为天下第一高手,依然无法阻止道门式微,未免待佛门掌势后,以世俗皇权将道门给彻底弄成魔门,只能小媳妇似的唯命是从,但宁道奇只是在修仙,还不是神仙,不可能真就连一点脾气都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