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修神外传 > 第二千三百一十章 宴请

第二千三百一十章 宴请

作者:小段探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修神外传最新章节!

    “哦,这单梁国的国君如此睿智?”萧华有些不解了,似乎在萧剑的口中,这个单梁国的国君是个残暴之人,忘恩负义之人,十分的不堪,怎么跟薛平的所说差别这么大,“这国君……的名号如何称呼?”

    “呵呵,若是说起我家国君的名姓,跟萧前辈也是有些联系。”薛平笑道,“我家国君姓萧,名讳军,乃是个有情有义的君王。”

    “萧军??”萧华皱眉了,这不正是萧剑口中那个无耻的、夺了他王位的人么?

    “其实这次来瑶台山,也是晚辈主动上表王庭,请我家国君派人前来招揽一些道门的修士……”薛平又是说道,“毕竟我单梁国虽然民强,可国未必富,晚辈觉得如今急需一些有志之士协助我国君治理国家,防止其它国家对我单梁国起不轨之心。”

    “呵呵,不会是一个郡守参军就把你收买了吧?”萧华笑道,“你可莫忘记你自己乃是个道门修士啊。并不是佛国的佛子。”

    “前辈错了。”薛平听了,理直气壮的回答道,“晚辈当然不会因为一个郡守参军就将自己的原则丢弃。晚辈此时在心里依旧不认同佛宗,可这并不代表晚辈不认可一个佛宗之国,不代表晚辈不认可一个佛宗立国之君。我家国君似乎也知道瑶台之会,不过以前并没有想过此事,而看到了晚辈的奏折,立刻就做了决断,不仅批了晚辈的奏折,更是亲自带着一些幕僚前来瑶台山。”

    萧华一笑:“原来那萧军也在瑶台山啊!”

    “不错,正是如此!”薛平点头,“先前前辈飞来的时候,晚辈正跟我家国君之幕僚闲谈,这才耽搁了,等晚辈看到前辈面容的时候又不敢上前,后来 更是见到元婴前辈都跟前辈客气,晚辈才……鼓起勇气过来。若是……前辈愿意,晚辈请我家国君前来拜见!”

    萧华心里一动,问道:“你跟布田郡的郡守说过长生镇的事情吧?”

    “不错,晚辈也没什么隐瞒的。”薛平点头道。

    “那老夫今日来此的事情,你跟你家国君说过么?”

    “晚辈不敢,长生镇的事情是晚辈自己的事情,晚辈自然敢说。可前辈的事情……在不征得前辈首肯之下,晚辈不敢贸然开口。”薛平立时恐慌的说道。

    萧华点头:“那就好,老夫的事情你不必跟旁人说,若是老夫有了兴致,尽可以去找你。”

    “是,晚辈知道!”薛平急忙起身,知道萧华要送客,不过站将起来的时候,他还是犹自不忘道,“前辈,您若是有空,晚辈真想请国君见见前辈,晚辈虽然跟国君见得不多,可跟国君的幕僚交情不错。但凡幕僚对于国君都是极其了解的,他们对国君的……口碑都是极佳!”

    萧华一皱眉,似笑非笑道:“薛平啊,你只是来做佛宗的说客么?”

    “哎哟,前辈赎罪。”薛平急忙住嘴,陪笑道,“晚辈这些日子说的惯了,顺便就讲出来了。这是晚辈的传讯符,若是前辈从瑶台之会满载而归,晚辈前来给前辈贺喜。”

    说着,薛平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传讯符递给萧华,很是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萧华。似乎萧华说有闲暇就去找他,他还不放心。

    “嗯”萧华伸手接了,脸上并无什么不悦,薛平这才放心,左右又是看看,说道,“前辈 已经是元婴修士了,旁边怎么也没个童子伺候?前辈若是需要,晚辈送几个过来可否?”

    “不消的!”萧华有些无语,摆手道,“老夫就是来瑶台山走一遭,要什么童子伺候?先前几个跟老夫一起来的,也都是路上碰到的,算不得弟子。”

    “前辈真是平易近人!”薛平感慨,“若晚辈修炼到了元婴,一定要弄个跟元清真人那般的依仗,这可是元婴前辈应该享受的啊……”

    “等你修炼到元婴再说不迟!”萧华笑道,随即举步要相送。

    薛平哪里敢让萧华送啊,急忙躬身道:“前辈留步,前辈留步,晚辈不敢有劳前辈……”

    “萧前辈,让晚辈送这位道友吧!”说话间,常羽从静室之内快步走出,很是殷勤的说道,“在下常羽,道友这边儿请。”

    萧华点头,随即脚步停了下来,那薛平再次施礼冲着常羽笑了笑,跟着常羽走出了宫阙。

    看着薛平的背影,萧华眉头微皱,他对薛平的来访是有些诧异,可对于萧军的情形更加不解。

    萧华回到玉案之后坐下,不过多时常羽回转,萧华扬声道:“你等都出来吧,跟着老夫来这宫阙,莫要都静修,否则跟山洞岂不是一样?”

    说完,将手一挥,拿出一些灵果和灵酒,分别落在三个玉几之上。

    常羽眨巴眨巴 眼睛,躬身道:“多谢萧前辈,今日算是沾了前辈的光。”

    邬田鑫和诸成历闻听萧华召唤急忙也是出来,见到灵果等物都是高兴,谢过之后分别坐下,一边吃喝,一边略微拘谨的闲聊。萧华随口 也是说了几句,然后问道:“常羽,你知道凉州的单梁国么?”

    “禀前辈,凉州距离青州甚远,晚辈没有听说过。”常羽正要饮酒,急忙将酒杯放下恭敬的回答。

    先前萧华跟薛平说话并没有避着三人,所以萧华又是说道:“这薛平乃是老夫以前认识的,听他所言如今是在一个佛宗立国的单梁国做郡守参军,老夫不大明白,到底这单梁国的国君实在利用我道门修士呢?还是确实有心发展自己的国家,为自己的国民谋福利呢?”

    “不管如何,都是在利用我道门修士为他们佛宗卖命!”邬田鑫毫不犹豫的站起来,说道,“佛宗的秃驴没几个好东西,表面上慈悲为怀,吃斋念佛,不近女色,实际上有几个男人都忍他们的十戒?弟子自持修炼这么多年,十戒也只能戒九戒!”

    萧华知道邬田鑫性子如此,也不以为怪,笑道:“哪一戒如此厉害?连邬大修士都不能持守?”

    “色戒!什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都是……瞎说。”邬田鑫笑道,“这色戒就是男人的色劫,弟子不觉得哪个男人能躲得过去!”

    “老邬,你喝多了!”诸成历偷眼看了一眼萧华,急忙呵斥道,“莫在前辈这里犯口戒!”

    邬田鑫一个激灵,缩缩脖子,急忙坐下,拿了一个灵果放在口中嚼着。

    “其实也未必有邬道友所说的那般严重。”常羽笑道,“晚辈见过一些口是心非的佛宗和尚,同样也见过更多真心向佛,真心待人的佛宗高手。以薛平道友的修为,从道门之国流落到佛宗之国,若非这单梁国真是有吸引他的地方,他也未必会留下来,更不会主动请缨来瑶台山。单梁国国君利用道门修士那是肯定,但也不排除这国君确实有雄心有抱负。”

    说到此处,常羽又是看看萧华道:“若前辈有兴趣,其实去见一下就知道的。再不然前辈驾驭天马去单梁国看看也成。要不,晚辈等人也可以代劳!”

    “哈哈,不必不必。”萧华摆摆手,“老夫只是好奇,有时间老夫自己去看看就成。”

    诸成历似乎要说些什么的,可不等他开口,萧华将头一抬,看看宫阙之外说道:“常羽,你且去看看,门外似乎又有人了。”

    “是,前辈!”常羽甚是高兴,急忙起身,快步走向殿门。诸成历和邬田鑫微楞,毕竟两人修为比较低,要是有什么事情应该是叫他们的,甚至诸成历的脸上有些懊悔之意。

    不过多时,常羽带着一个唇红齿白、身着洁净道袍的童子进来,恭敬道:“前辈,洪松子前辈送来请柬,邀请前辈过府赴宴。”

    “晚辈青木见过萧真人。”那童子一板一眼,走到萧华面前恭敬的将双手举起,手里正是拿着一个菱形的水晶之物,内中闪动青红两色的光华,看起来很是不凡,童子说道,“晚辈奉我家真人之命,来请真人同赴火德真人晚宴。”

    萧华微微点头,伸手接过水晶之物,真元微微一冲,但见水晶光华四溢青红两色分别聚拢到水晶之两段,随即那光华冲出水晶在半空中好似织布所用的梭子,在萧华的眼前游动起来,片刻间,一个绚丽的请柬显露出来,一个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好似活了一般发出声响,正是洪松子的声音:“萧真人,贫道本是打算前几日就邀请道友到洞府一叙的,不过这几日来,各州道友都来瑶台山,着实出乎贫道之预料,今日正好接到火德真人邀请,贫道思忖不若一同前往,道友若有闲暇可让青木引道友过来,贫道在洞府等候。”

    声音在宫阙内飘荡,青红两色的光华渐渐湮灭,那水晶之物同样也化作了粉末。

    萧华看看恭立的青木,转头传音给常羽道:“这火德真人是何人?”r115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