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八百一十三章 二房崛起的希望

第八百一十三章 二房崛起的希望

作者:隽眷叶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秀才家的俏长女最新章节!

    面对方氏斩钉截铁的反对,陆瑾焙默默地看了方氏许久,这才将目光转向青桂院内一颗碧绿又茂盛的桂花树,脸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幽幽道:“娘,咱们二房迟早总是要从这个府里搬出去的,娘可曾想过咱们从府里搬出去以后会如何?”

    方氏面上一僵,她最不敢想的就是搬离镇国公府之后的日子。

    陆越那不高不低的职位,离了镇国公府无论从权势上还是从生活水平上,必定大打折扣。

    二房虽有三个儿子,除了陆瑾焙算是成年了,陆瑾琛陆瑾予一个十四岁,一个十二岁,而三个儿子不负镇国公府的种,个个热衷习武,在读书上都没有什么过人的天赋,这也是方氏心中的痛。

    方氏娘家可以算是书香门第,当初会嫁给陆越可以算是阴差阳错。

    方氏是爹娘的唯一的嫡女,她爹娘一心想替方氏找个门当户对的后生,从方氏十一二岁就开始相看,可惜爹娘相中的少年却没有一个能得方氏的首肯,直到方氏十四也没能定下亲事。

    那年腊月方氏随家中长辈去西山惮寺进香祈福,年轻的姑娘总是不耐佛前枯坐,听说西山惮寺的梅花开了,于是就带着丫环去后山看梅。

    没想到看梅却看出了祸事,方氏带着丫环刚到梅林不久,就遇到个带着几个家丁在梅林闲逛的某世家子弟,这人是京中有名的纨绔,最爱调戏良家姑娘。

    见到年轻美貌的方氏,如恶狼见到肉,直接就扑了过来,把方氏和小丫环吓得惊叫不已。

    当时方氏身边只跟着一个与她年轻相仿的丫环,方氏因是爹娘唯一的女儿,自小养得金贵,面对二话不说扑过来就将她们团团围住的主仆,自是吓得腿软。

    主仆二人抱在一起簌簌发抖,只差直接昏厥过去。

    眼看那纨绔的手就要摸到方氏的脸,此时突然听到一声清亮的喝斥,尤如天赖在方氏耳边心中回荡。

    这声喝斥及时解救了方氏,让方氏免于被纨绔摸脸。

    只是纨绔总归是纨绔,见来人不过是个身穿锦袍的十六、七岁的少年,仗着自己人多势众,指使身边的仆人对付少年,自己则意欲继续调戏方氏。

    令纨绔意想不到的是,不过眨眼功夫,不但他带来的一群家丁统统被打翻在地哭爹喊娘,他自己也被少年一脚揣翻在地,小美人则被那少年护在了身后。

    这个解救方氏于危难之中的少年就是陆越。

    这日从北边城回京过年的方越,正好来西山惮寺探望在此理佛为家人祈福的安氏,得了安氏的吩咐来后山替安氏折梅枝,却正巧遇到方氏被人调戏。

    于是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

    这是方氏与陆越的初见,却让方氏一颗少女心深深地沉沦了。

    家里再安排方氏相看,陆越自然而然地就成了方氏相看的模板。

    方氏的心思家中长辈自是明白的,只是方家自持书香门第,就算镇国公府权势滔天,镇国公府的公子们却也不在方家相看的队列,只是那些原本看着不错,家中长辈极为中意的读书人,却再也入不了方氏的眼。

    转眼方氏及笄,再不定下亲事就要成老姑娘,家中长辈无奈只是退而求其次,在某次花会中与安氏露了点口风。

    安氏当时也正在为自己所出的二公子陆越和庶出的三公子陆瞳相看人家,与方家相看的都是书香门第的公子不同,安氏为府中公子相看的虽说多是武将家中的姑娘,却并不排斥读书人家的姑娘。

    陆越曾经救过方氏,安氏自然是知道的。

    因长媳的病弱,安氏更希望给陆越找个活泼开朗体格健康的姑娘。

    偏当日西山惮寺一见方氏就给安氏留下了不算太好的印象,那日的方氏因为突发的情况显得柔柔弱弱,并不得安氏喜欢。

    只是儿大不由娘,虽说安氏不知道方氏对陆越有没有心,却明白自己儿子的心里只怕已经落在了方氏身上了。

    在陆越回京城过年的那短短的两个月,安氏曾经逼着陆越相看了好几个姑娘,能让陆越相看的姑娘,都是安氏极中意的,可惜直到陆越重新离开京城去了北边城,却没一个姑娘能让陆越点头的允婚的。

    对于陆越的态度,安氏自然是生气的,却又是无奈的。

    陆越不点头,她还真不敢擅自主张,镇国公府的几个公子性子都像他们的老子一样执拗!

    过了正月陆越就回北边城去了,在启程前还特特地挽着安氏的手,嬉皮笑脸地说什么要“男儿当先立业再成家”,安氏是陆越的亲娘,岂不会不懂陆越这话里的意思。

    可陆越这话说得很是冠冕堂皇,更何况当时的陆越也不过才十六岁而已,正是镇国公府公子历练年龄,安氏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尽管安氏并没放弃替陆越相看亲事,却也不得不放陆越回北边城历练。

    如今既然方家给她露了有意与镇国公府结亲的意思,而且这个与她露口风的还是方氏的亲娘,安氏可就不能视而不见了。

    虽说不会直接给方家答复,却略有些违心地表达了对方氏的喜爱。

    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自己儿子喜欢方氏那一款呢!

    安氏既然知道陆越的心思,如今得了方家的示好,少不得要给陆名扬写信说明此事,同时也让陆名扬确定一下陆越本人的意思到底如何。

    安氏很快就收到了陆名扬的回信,自然也确定了陆越的心思。

    于是镇国公府和方家就陆越和方氏的亲事进行了一番商讨。

    因为方氏心心念念的都是陆越,方家倒也没有提太为过分的要求,除了一些正常的要求之外,唯一让安氏觉得难办同时也心生不悦的一条就是方家强烈要求陆越回京城当差。

    陆越虽非镇国公府长子,身上没有长子需要担负的重担,可镇国公府以武传家,数代镇守北边城,一旦边城有难,镇国公府的儿郎自当上阵杀敌。

    当时北边城正遭遇北辰国的骚扰,两国时有交战,在这个时候让陆越回京,方家开得了这个口,安氏如何开得了这个口?

    两家的婚事只得暂时搁浅,等到北边城的局势重新稳定下来已经又一年冬季,陆越随着回京述职的陆名扬回到京城,两家这才重新开始议亲。

    这次身上有了些军功的陆越自己开口求得陆名扬点头,依了方家的意思用军功换了个在京城的差事,因此欢欢喜喜顺顺利利地与方氏成了亲。

    就算陆越是镇国公府嫡出的二公子也需得一层层往上爬,只是作为一个身上只有些微军功的武将,陆越在官场的发展并不算顺利。

    先在西山当个正七品把总,手中管着四五百个士兵,人虽在京城,却也只有休沐日才能回府,每日带着手下兵士操练。

    如此过了三、四年直到长子陆瑾焙都会走路了,陆越终于迎来了回京后的第一次调动,自然也是第一次升职,从西山大营进了兵部,成了兵部的一名正六品主事。

    此时比陆越在北边城多历练了两年的陆瞳却已经身着五品武将官服,统领京城五城兵马司,是圣上面前的红人之一。

    陆越和陆瞳年龄相仿,一个嫡出一个庶出,却因为方家的要求使得陆越官途不如陆瞳,开始的时候方氏自然是心有愧疚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方氏就将陆越官途不顺归结为陆越的能力和才干不如陆瞳。

    可是事实如何,方氏心里最明白不过。

    见方氏脸上忽明忽暗,久久没有出声,陆瑾焙自然明白方氏心里也很不好过,可是他不能成为第二个陆越!

    他没有一个当镇国公的父亲,那么为了二房的将来,他需得趁着年轻拼些军功,才能让二房不至于没落,那么现在就得将话说个清楚明白。

    “我知道娘心疼我,不想我去边城面对凶险,可娘应该比孩儿更明白,富贵险中求!我没有读书的天分,只能凭着一身武艺去拼军功,支撑起咱们二房。”陆瑾焙是听说过自家爹娘的往事的,却也不想因此怪罪于方氏,更没有想过因此指责方家的短视,却明明白白地表达了自己对前途的打算和前程的渴望。

    “都是你爹没出息,在京城混了十多年,也只混个兵部郎中!”方氏果然将这一切归结为陆越没出息,随口便道。

    陆瑾焙默默也看着方氏,直到方氏被看得有些羞恼,这才移开目光说道:“这与爹有没有出息没有一点关系!娘曾经教导过孩儿‘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只有自己才最可靠。’,既如此自当靠我自己去拼出一条康庄路。”

    方氏舍不得儿子命去搏军功搏前程,可是今日与陆瑾焙的这一席谈,再回忆曾经的往事,方氏就算心里再舍不得却也无力反驳。

    想当初,若是她在与陆越订亲的时候,没有提出的要求坚持要让陆越回京城当差,那么在京城努力了将近二十年的陆越,还会是如今这样一个不高不低的官员,甚至品级还不如刚刚二十出头的陆瑾臻。

    方氏甚至不敢将陆越拿出来与陆瑾康比。

    方氏能看中陆越自然不仅仅只是因为陆越的英雄救美,看中的还有陆越的才干,可惜当初年轻的方氏却压根没想过作为一个武将想要升迁需要军功!

    只是等她想明白的时候,一切却已经晚了。

    如今重新面对同样的选择,只是需要选择的人从夫君变成了儿子罢了。

    有了陆越的前车之鉴,方氏还能坚持将陆瑾焙留在京城吗?

    “娘,有舍才有得,风险越大收获也就越大,娘且放儿子出去历练几年,待儿子积些军功再回京城,你总也要让儿子以后能撑得起咱二房。”陆瑾焙的这几句话,令方氏潸然泪下,反驳的话更是再也说不出口。

    待上面两老人家离世,他们二房还能继续留在镇国公府吗?

    陆越已经算是被她废了,难道她还要再废了儿子?

    如果儿子不能撑得起二房的门户,那么二房最终真的只能没落成镇国公府的旁枝族人,这自然是方氏所不愿意看到的。

    “是娘错了,从开始就错了,若是当年……”方氏有些泣不成声。

    “娘,你别这样想。若是让咱爹听到了,让他情何以堪?!”陆瑾焙赶紧打断方氏的话,有些事在心里想明白即可,说出来可就不美了。

    方氏紧紧抓着陆瑾焙的胳臂,儿子的胳臂也不再是她记忆中的柔软,而是结实而有力,这一分结实有力终于让她感受到了二房崛起的希望,也让她的缓缓稳了下来,却又担心女方心疼自家闺女为难陆瑾焙。

    陆瑾焙却淡淡一笑道:“娘且放心,此事已得堂姨和姨夫认可。表妹也愿意随有去勃泥城。”

    方氏默然看着方便面瑾焙,原来儿子在不经意之中已经长大了!

    陆瑾焙的婚期安排在三月十八,三月初八正式去女方家下聘。

    陆瑾焙虽说只是镇国公府二房公子,下聘的排场和声势却相当盛大。

    当然比不过陆瑾康当初给苏云朵下聘的排场和声势自是有些不如的,在东凌国京城却也是数得上的盛大和讲究。

    方氏第一次娶媳妇,娶的媳妇又是她堂姐家的闺女,自是卯住了劲。

    她有三个儿子,既要盛大不落人下风,又要考虑下面两个儿子,这份聘礼自是绞尽了脑汁。

    效果也的确如方氏希望的那样,不但让女方十分满意,也为二房赢了颜面,甚至还得到了陆名扬和安氏的夸奖,直喜得方氏容光焕发。

    陆瑾焙成亲满一个月,就如他打算的一般带着新妇启程去了勃泥城。

    陆瑾康带着苏云朵将陆瑾焙夫妻送出城,对别离苏云朵自然也有些淡淡伤感,毕竟这一个月里她与陆瑾焙的这位姓曾名茹的新媳妇相处很是融洽,不过她心里更多的却是羡慕。

    苏云朵眼底的伤感和羡慕自然没能逃过陆瑾康的眼睛,他轻轻地拥着苏云朵:“也许咱们很快就能在勃泥城团聚。”

    但愿如此吧!苏云朵在心里默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