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1480章 观复(391)这一天过的甚是艰难

第1480章 观复(391)这一天过的甚是艰难

作者:吃碗大锅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尚不知他名姓最新章节!

    树精打个冷颤,不由回头往自己后头瞥了一眼,好像生怕自己真生出来一条尾巴。

    不过,他身后什么也没有。

    “你看什么呢?”少年的声音好奇的在树精脑中响起,略顿了顿,又忍了笑意道,“你不会以为,我说的尾巴就真是尾巴吧?比喻,比喻你不知道吗?”

    树精咳嗽一声,很严肃地瞪了过去,道:“问你什么就说什么,别故弄玄虚!”

    少年淡然一笑,道:“建木吗?呵呵,其实对于这传说中的神树,我只是猜测,也只是透过你的反应才最终确定了的……当然,猜测也是要依据一定的事实的。最一开始,我是听见你说这颗黑东西是种子,那么是什么东西的种子呢?很明显,你是草木之属的,能让你激动的种子,自然也只能是草木的种子,更何况这世上靠种子绵延生命的,主要就是草木了。那么问题又来了,这颗种子是何种草木的种子呢?”

    少年勉强抬起疲惫的眼皮儿,望着挡在他和种子中间的树精,微微笑道:“你已经是草木之属中的头儿了,还能有什么草木能让你如此激动,甚至如此崇拜呢?那肯定不是普通的草木了。我相信,能让你折服的草木,恐怕就只能是大多只存在于传说的神树这一级别的了。”

    树精抱着胳膊,道:“可神树也有许多,你怎么能够确定是建木而不是别的呢?”

    “神树是有很多,可是能沟通天地窥测阴阳,以至于为天地所不容的神树,就只有建木这一个了。”少年道。

    树精歪歪头,道:“何出此言?若是如你所说,建木不能为天地所容,那它的种子,为何现在好端端的搁在这里呢?”

    少年轻叹一声,道:“虽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但是还有句话叫做上天有好生之德……天地不会因为生灵的喜恶而改变自己,但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喜恶去随意处置生灵,这便是天地之为天地的胸襟……咳,你若是想站到世界的顶点,这一点还得好好的悟一悟啊。”

    树精无动于衷,只是冷着脸道:“别扯没用的,说重点。”

    少年仍淡淡笑着,道:“重点就是,建木窥透天机遭了报应,所以被天地灭绝,但是,别忘了‘好生之德’,虽然将挺立于世的建木湮灭掉了,但是天地却不能绝杀这一种属,所以才留下了这颗种子。留下是留下了,可留下种子并不是为了让它东山再起,只不过是为了存此一脉罢了。因此,建木的种子便被深藏地下异界,令其休眠。而且,在建木种子所存之处,天地层层设护,除了几乎无法洞穿的地层,更有至阳的罡纯地气,以及至阴的虚柔原水,堪称是周密严护,毫无漏洞,无可摧,无可入。”

    “可还不是叫我的精密布局给破了吗?”树精面有得色,毕竟“战胜”了天地这事儿,对于他一个草木来说,足以自豪了。

    少年又叹口气,道:“这一切,我只是在到了这里之后,一点点倒着推,才终于慢慢醒悟,才终于了解到建木还留了种脉……可是你……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这里藏在建木的种子,这一点,你是如何知晓的?你从哪儿来的确切信息?”

    打开异界的入口,这绝不是件小事,以树精的精于算计和不吃亏性子,他岂能白做无用功?他一定是确定了建木的所在之处,才筹划好了动手的。所以少年疑惑的是,树精是怎么知道建木还留了种子、而且还知道确切位置的?要知道,建木老早便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草木了,哪怕是在草木之属,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树精却凭了什么信息,竟会认定这建木并不只是传说呢?

    “这个嘛,我好像跟你说过,我们草木本来就是大半属于地下的生命,所以对地下的情形,总会比你们清楚的多的多。”树精顿了顿,又道,“当然,建木隐藏极深,我们草木就算生到了极限,也无法透穿天地自然给建木锁上的隔绝层。所以,我能发现建木,其实也是借了势的。”

    少年看着树精,问道:“借谁的势?是那只‘贪吃鬼’吗?”

    树精咧嘴一笑,露出参差的枯白牙齿,道:“非也,在下仍是沾您老人家的光……借你的势罢了。”

    “我?”少年完全被树精说迷糊了,“我何时……”他拼命回想着自己的过往,难道是自己在无意之中触到了建木的什么线索,然后被树精这个有心人给惦记上了?

    树精觑着少年神色,知道他不解,脑袋便往一侧歪倒,只听一阵喀啦啦之声,简直叫人担心他那脆弱的颈骨都已经被折断了……树精就像是一个被砍头没砍彻底、还留着一点儿皮儿相连的怪物一般,将脑袋倒在一侧肩膀上,露出脑后那个宛若另一个头似的的圆疙瘩,道:“这个东西,你总还记得吧?”

    是那颗果实。那颗被“贪吃鬼”从地下深渊中带出的果实。

    看着那颗似乎与树精融为一体的卖相不佳的果实,少年慢慢张开了嘴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又似乎并没有完全明了,一时间表情很是困惑。

    “难道……”少年迟疑道,“这就是建木的果实?”

    “你自己似乎也不太确定?”树精重新摆正了脑袋,“答案是,非也。”

    少年脸上的迷茫更加浓重了:“既然不是,那你为何又说是因我而知建木?”

    树精没有直接回答少年,却只反问道:“你觉得这颗果实,是谁的果子?”

    “如果不是建木的,我就真不知道了。”少年摇摇头,道,“我所知有限,只能凭着有限的信息推测那是一种草木的果实……甚至都不是获得了灵息的草木……”

    “不仅是没有灵息的草木,而且还是非实体的草木。”树精语出惊人。

    少年果然被他这话搞得愈发惊疑不定:“没有实体?这是什么意思?如果那草木是没有实体的虚幻之像,那它又是怎样结出果子的?”

    分明,现在长在树精脑后的那颗坑坑洼洼的果子,是实实在在就在那里的啊!

    而且,那果子里所蕴含的至强至烈的阳气,也绝对不是幻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