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七界之都 > 第八十八章 怎么不早说(两章合一,今日一更)

第八十八章 怎么不早说(两章合一,今日一更)

作者:京城浪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七界之都最新章节!

    “信号……”克林爵士低头在设备上按了半天,沉着脸摇了摇头,“虽然算不上频繁,但偶尔也会有网络中断的情况发生。毕竟身处野外,通信器材无法直接接受信号,需要通过车上的设备进行中转,仪器老化,环境干扰,能量辐射,各种原因都会导致网络中断,没什么奇怪的。”

    “你真相信你说的这些话?”

    克林爵士闭上了嘴。

    相信个屁呀,车上的通信设备是强化过的接收和发射器,专门为了列车野外高速行驶时保持通信畅通准备的,不仅为车上权贵们的个人设备提供稳定信号,而且列车的很多功能都需要依靠接收器支持,一旦无法交互数据,会导致很多不可预知的问题。

    因此,只要通讯中断超过一分钟,就属于很严重的工程事故,即便没有产生后果,整个设备组的成员也会受到严厉的处罚,基本上两三年都算是白干了,产生后果的话处罚更重。

    一分钟就会如临大敌,现在已经超过五分了,怎么可能还属于正常现象,即便克林爵士为了保住东方快车几十年都没出恶性事件的声誉不想接受,但在事实面前他还是不得不承认,问题越来越严重了。

    “你看,监控已经被破坏了,通讯设备跟着一起被破坏不是很正常吗?”拍拍克林爵士的肩膀,乌鸦很体贴的安慰道,“所以放心吧,这不算是工程事故,设备组不会受到处罚的,嗯,受到处罚的是你们安保组才对。”

    完全不可能放心好吗?就连老绅士们都暗中翻了个白眼,像你这样安慰人早晚有一天会被人打死的。

    “不行。”克林爵士忍不下去了,“我要过去看看。”

    “你会维修设备?”

    “当然不会,那是设备组的工作。”克林爵士叹了口气,迈出一半的脚步又收了回来,“好吧,我去了也没用。”

    “这就对了,耐心等待通讯恢复吧,而且一会这里说不定更需要你。”

    “嗯?”克林爵士一愣,“这里更需要我?”

    “对呀”乌鸦指了指空荡荡的手提箱,“我们刚才说的这些,都是建立在灭绝弹已经被他们放进行李里激活了这一前提下,但是你别忘了,灭绝弹并不在储运箱里,它现在丢了。”

    “它为什么会丢,这是个很关键的问题。”这次并非乌鸦,两位老绅士不愧是秘密部队的头子,重点还是抓的相当准确的,“或者意味着罗杰是表面上的炮灰,只是利用他可以随身物品免检的贵族特权做掩饰,把灭绝弹带上车,或者意味着叛军内部也没那么和谐,如今出现了行动方式上的纠纷,当然,也可能纯粹是因为咱们的出现让他们改变了计划。小先生,其实你刚才的推论虽然有一定说服力,但是有一个问题你始终在回避。”

    “我知道,时间嘛。”

    “不错,就是时间,那群不成器的贵族子弟车票是几个月前订的,意味着这个计划在几个月之前就成型了。”斯温男爵遗憾的说道,“就像你说的,那时你们连运送的货物是什么都不知道呢,更别说达成东方快车的计划了。你们不出现,我们当然也不会凑这个热闹,他们的计划就无法成立,除非他能预知到你们……嘶……”

    几人同时噤声,每个人都仿佛看到了一个精神恍惚烟雾缭绕的黑色身影:“拉娜大师?”

    大魔术师,大预言师,拉娜大师的声望在蒸汽世界原本就很高,一点也不比四叶星的天后空空差,再加上她强大的实力,如果真是她在背后操控一切,那东方快车和车上乘客的前景恐怕就相当不妙了,在场的人虽然从入了行就已经看轻生死了,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乐于去死,一瞬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些沉重。

    “恰恰相反,刚好可以证明这事和她没什么关系。”乌鸦犹豫片刻,还是说了出来,“刚才我也怀疑过她,而且是第一怀疑对象,但现在已经把她的疑点排除了。”

    “哦?”这还是斯温男爵第一次因为被人反驳而感到高兴呢,“理由?”

    “因为灭绝弹丢了,同时罗杰也意外的死了。”乌鸦指了指无头的尸体,“在我看来,不管是谁在暗中做的,但这两件事里至少有一件,是因为咱们这些人的突然出现而做出的应对。我个人倾向是灭绝弹丢失,因为它有着明显的仓促痕迹,如果那位拉娜大师真能预见到我们出现,而且清楚到可以利用这个预言制定计划,那也就不至于表现得这么仓促了,不,她甚至不会让灭绝弹丢失,更不会让罗杰死亡,除非这两件事也是计划中的一环。但是我找不到把这两件事放在计划里的理由,所以我觉得,现在来看,这事和她扯不上关系。”

    “你认为两件事是孤立的?”查林杰男爵此时已经看不出平日的倨傲,反而表现得相当沉稳,一字一句的说道,“确实,如果是同一方的行为,完全不需要做的这么复杂,而且乱扔人头明显就是想把事情闹大被咱们发现,和他们的本意不符。但是如果像你说的这样,事情就更麻烦了,因为咱们需要应对的至少有三方势力。”

    “嗯,至少是三方。”

    乌鸦拍拍大猫的后背,手指暗中比了个手势,雌豹瞪了他一眼,随即慢慢靠近了行李仓的入口。原本在入口处站岗的几个伪装成侍者的安保组成员,已经被克林爵士赶到了两节车厢连接桥的另一端,因此此时行李舱外空无一人,原地聆听了一阵,雌豹失望的朝乌鸦摇了摇头。

    “怎么了?”克林爵士有种不祥的预感,追问道,“她是在……”

    “没什么没什么。”几人同时露出古怪的神情,乌鸦笑眯眯的说道,“如果刚才的推论没错,那咱们面对的三方势力里,首先第一方是叛军,而且是在咱们出现以后,依然坚持继续原本计划的叛军。这点从那个愉悦犯把咱们也算计进去,利用咱们达成延长在芒克公国驻留时间这一目的就能看出来了,我不知道他们原本怎么实现这一目的,但发现咱们出现之后,他们马上把咱们也列入了利用名单之中,说明他们并不在乎咱们的存在,也不认为咱们能破坏他们的计划。嗯,那位愉悦犯二十年顺风顺水,有这种自信并不奇怪。”

    “然后第二方,就是偷走灭绝弹的人,我觉得其实也是叛军,而且是罗杰很亲近很信任的人。”乌鸦对克林爵士报以微笑,“所以你不用怀疑是那两个失踪的侍者偷走了灭绝弹,除非他们能随意进出行李仓,否则就不会是他们。”

    你怎么知道我在担心乘务组大部分都是内鬼?克林爵士差点脱口而出,还好克制住了冲动,只是追问道:“为什么不是?”

    “我是不太清楚你们这个世界的习惯。”乌鸦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反正如果是我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在出发前一定会检查一遍箱子,不会做拎着空箱子满处跑的事。”

    “哪个世界都一样。”查林杰冷哼道,“东西丢失一定是在他检查过箱子之后,开始传送之前。而这段时间他应该处于高度警惕的状态,除了最亲近的人以外,任何人靠近都会遭到他的怀疑,进而重新检查箱子。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怀疑是那两个侍者偷了东西,当然,他们也是叛军成员的话就是另一种可能了。”

    “但,但是。”克林爵士突然觉得,和这群人在一起说话时压力好大,相比之下自己就像个弱智一样纯洁,不过自己到底是以乘务组的身份参与其中,该问的还是要问,该弄清的还是要弄清,“又是叛军,又和罗杰关系亲密深得信任,为什么还要偷走灭绝弹?”

    “因为我们出现了。”看到乌鸦和查林杰都没什么兴趣迁就克林爵士,自顾自的皱眉思索,两位老绅士很有风度的缓解了克林爵士的尴尬,“我们这些人一个一个出现,让叛军里的一个或者一些人产生了忧虑,或者是担心我们破坏他们的计划,或者是不希望把我们牵扯其中,或者是有什么其他问题,总之,他们想要临时终止这次计划,但是,不管是身份地位还是表态人数上的差距,让他们无法说服那些执意执行计划的人,比如罗杰和那个愉悦犯,不得已之下,才暗中偷走了灭绝弹,这里的储能块只够传出去一次的,所以机会只有一次,他或者他们是打算造成既成事实迫使计划终止。”

    “至于第三方嘛,就是干扰传送干掉罗杰的人了。”乌鸦蹲下来戳了戳无头尸体,又在尸体的口袋里翻找了半天,才失望的掸掸手起身道,“对方的最终目的现在还不好说,是不是知道罗杰带着灭绝弹也无法确认,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他把人头随手一扔,就是为了让咱们追查下去。呵,就算那群纨绔子弟不把事闹大,一旦车上发现了人头,以咱们的眼力,也不可能察觉不到气氛异样。不,不对,啧啧啧,我明白了,人头不是随手乱丢的,看来这种干扰传送的行为也是有误差的啊,查林杰先生,看不出来你的魅力这么大,让对方平白无故想要送你一颗人头呢。”

    “哼。”查林杰一声冷哼,把头重重扭向一旁,显然早已考虑到这种可能了。

    “小先生这么年轻,嗅觉的敏锐就已经直逼我们这些老家伙了,真不愧是米馨女士,只可惜……”斯温男爵莫名的叹了口气,“这些以后再说,现在我奇怪的是,怎么还没开始?”

    “我也在奇怪。”

    乌鸦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睛,随即把询问的目光投向车厢门口的大猫,雌豹撇撇嘴,不满的低声道:“除了一群傻x在讲无聊的笑话以外,什么动静也没有。”

    “你们到底在等什么?”克林爵士越来越觉得气氛不对了,就算没有黑暗中生活的经验,他到底也是个一级同等的强者,很敏锐的察觉到身边的气氛越来越凝重,谨慎的询问道,“敌人?”

    乌鸦没有回答,反问道:“你觉得第二方为什么一定要阻止叛军的计划,甚至不惜偷走自己人的灭绝弹?”

    “灭绝弹很难制作,对他们很重要?”

    “唔,这是肯定的,但还有另一个原因。”乌鸦翻了个白眼,“灭绝弹某种意义上代表着他们的身份,一旦被教会和家族拿到,就等于拿到了他们在背后策划的却做证据,进而在有心人的推动下,两方必然会提高警惕而且做好后续事项的安排,这样一来,叛军不但无法让双方措手不及,而且也很难再有这么好的机会闹出大事。如果你是叛军,你会眼睁睁看着我们拿着灭绝弹踏踏实实的抵达芒克公国吗?”

    “但是咱们没拿到啊。”

    “问题是大多数叛军可不知道咱们没拿到,偷灭绝弹的人未必敢把真相告诉其他人。而且,就算他告诉了其他人,这个箱子的存在对叛军来说也很麻烦,除非他们有兴趣赌一赌一个箱子做证据的可信度有多高,否则的话,只有让在场的人永远闭嘴顺便取回箱子,才能让他们彻底安心。”

    “你是说他们会对咱们发动袭击?”

    “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要破坏通讯设备?”乌鸦笑眯眯的说道,“单纯想要阻碍咱们语音聊天吗?”

    “不可能。”克林爵士用力摇头道,“乘务组虽然没有荣耀级强者,但璀璨级就有两个,还有四个辉煌级的,再加上你们也在,除非有隐藏身份的荣耀级强者亲自动手,否则以车上这些乘客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对咱们构成威胁。”

    “爵士阁下。”斯温男爵叹了口气,无奈的问道,“问你个问题吧,刚才开仓的时候,那位老车长就说要亲自赶过来陪同,但是咱们在行李仓快半小时了吧,现在他人呢?”

    “糟了。”这下克林爵士真的慌了,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

    “如果我事先找的那些介绍不是胡说八道的话,那这趟列车就应该有远程和手动两种操控方法,信号中断断绝了远程操控的可能,而手动操控只有正副两位车长才能执行,两位车长一旦也出事,就意味着有很长一段时间,这辆车是停不下来的。”乌鸦慢悠悠的说道,“如果这时候咱们这节车厢突然脱节,你猜外面那些搭顺风车的车队里,会不会出现几个很热情的强者,和咱们好好讨论一下关于灭绝弹的问题?”

    “你怎么不早说!”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