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 第二十二章:你收了我吧

第二十二章:你收了我吧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在场人一片哗然。

    齐阳直接一口酒喷了出来,边剧烈咳嗽边瞪着眼睛:“不是吧?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会那上前作甚?”

    谢景淮冰冷的寒眸瞥了他一眼,极为嫌弃的拿出一块手帕,擦拭着自己手上被齐阳喷到的酒,薄唇却泛着淡淡的,让人不易瞧见的笑。

    这小姑娘,果真有趣。

    “什么都不会还站出来做什么?给自己找难堪吗?”

    “切,不过就是脸长得好看一点,原来是个花瓶啊。”

    “这是谁家的姑娘?怎的这般无礼?”

    蓝衣姑娘咯咯咯笑的捂住肚子:“她还真敢承认自己什么都不会啊,有勇气!”

    紫衣姑娘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落在顾浅身上的视线却带了几分意味不明和试探。

    她可以肯定,面前这个姑娘,没有那么简单……

    顾蕊似是吃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看起来一副惶恐担忧的模样,但眸中的幸灾乐祸却怎么遮也遮不住。

    哼,这下看你还有什么脸面留在顾家!

    皇后脸上的笑也差点挂不住。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碰到这么一个敢跟她对着干的姑娘了。

    “什么都不会,那上来有何事?”皇后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端庄优雅,冲顾浅笑问。

    顾浅一脸无辜的指了指顾蕊的方向:“她说我舞艺超群,让我上来试试,所以我就上来试试咯。”

    正幸灾乐祸的顾蕊喉咙仿佛被一双大手掐住一般,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这个小灾星,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齐阳砸了咂嘴,捏了颗花生米丢进嘴里,啧啧了两声,开口道:“我就知道,这小姑娘怎么会做没把握的事呢,原来是有人撺掇了。”

    随着顾浅这么一指,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顾蕊身上。

    那探究的,带着几分鄙夷的视线,让顾蕊如同针扎一般坐立不安,当下干脆捂着脸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姐……姐姐你怎的能乱说,明、明明……”

    “我又不叫明明。”顾浅没等她说完话,便不耐烦的打断了她:“我瞧着你这才是表演呢,说哭就哭,说不哭就不哭。”

    万秋梅就仿佛被人扇了一巴掌一般,尴尬到不行,看着顾蕊被那么多人鄙夷,心里也是心疼,更多的还是对顾浅的怒气,她抬起头怒瞪顾浅:“作为姐姐,你怎能这么害你妹妹?”

    顾浅一脸懵懂的眨了眨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万秋梅和顾蕊,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她:“我,害她?”

    这特么就厉害了。

    才说两句话就是害了。

    “原来我那么厉害啊。”顾浅扬扬眉,似是没把万秋梅的态度放在心上一般,笑眯眯道:“那我以后可不敢说话了,才说了几句,就说我害人。”

    说着,她还做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在场的人均心知肚明,毕竟这是宅内夫人经常经历的阴私事儿。

    只不过,很少有像梅姨娘这般摆在明面上的。

    齐阳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抹掉眼角的泪,看着顾浅的方向:“这姑娘很有趣啊,要能把她娶了,估计不会寂寞了。”

    谢景淮薄唇微抿,冷着一张脸不出声。

    皇后袖手旁观了一会,瞧着这里面不太对劲,便也猜出了一些,当即便转移了话题:“那你会什么,且来一样吧,念首诗都行。”

    “那我便做首诗吧。”顾浅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谢景淮的方向。

    依旧是冷着一张脸,手中捏着个酒杯,像是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把他跟周围人都隔开了一般。

    这么一看,倒觉得他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唉……

    追男人果真是个废体力废脑力的活。

    顾浅心想。

    “选一首描写爱情的诗吧。”

    趁现在能大大方方示爱,那就赶紧大大方方示爱。

    反正,瑞王,他必须要当她的夫君!

    扶苏系统快速查找后传送给了顾浅:“主人,给。”

    顾浅心里默念了好几遍,随后在众人看好戏的目光中,抬眸,视线幽幽落在了谢景淮身上。

    清婉的女声从她娇唇中缓缓传出:“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她是不会诗。

    但,她可以作弊啊。

    顾浅盯着谢景淮的方向,不快不慢的念着,每念一声,便靠近他一步。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两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念完之后,顾浅人已经到了谢景淮面前。

    这一幕,让周围人顿时吸了一口凉气,谢景淮身边坐着的人,除了齐阳之外,更是惶恐的退避三舍。

    京城中,所有人都知道,瑞王极其厌恶女人。

    这女人居然敢这么大胆的冲瑞王靠近。

    大殿中,陡然弥漫着阵阵恐慌。

    那些生怕被波及到的人,压根就没去听顾浅方才作了什么诗。

    “哎。”顾浅笑吟吟的看着没什么表情的谢景淮,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缓缓蹲下,再次说道:“做我夫君吧。”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能让大殿中所有人都听到。

    一时间,殿内人看顾浅的视线已经是看死人了。

    顾蕊心里是又妒忌又高兴,视线更是紧紧的落在谢景淮身上。

    那个小灾星,居然敢靠近瑞王!

    这次看她怎么从瑞王手中逃脱!

    不仅是殿内的贵女公子,那几位从未出声过的皇子也向顾浅投来了诧异的目光。

    这姑娘……疯了吧?

    顾浅恍若没察觉周围人的反应一般,自顾自的道:“我听说你有个外号叫“阎王”。”

    谢景淮眸子微动。

    “而我呢,民间有个不好的传闻,说命硬克家,是个小灾星。”

    “你看,你现在自己孤独一个人,我也是孤独一人,你是“阎王”我命硬,不如你收了我吧。”

    “做我的夫君,我可以保护你哦。”顾浅不停的给谢景淮开条件,笑眯眯的,犹如一只小狐狸一般:“一辈子都保护你。”

    齐阳咕嘟吞了下口水,震惊的看着顾浅,心里已经找不到词来形容她了。

    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这个冰块示爱了?

    这姑娘,牛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