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 第二十六章:为什么执着于他

第二十六章:为什么执着于他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书房内的人身穿蓝衣,生得唇红齿白,面冠如玉,一身气度极为不凡,端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

    此时他正嘴角含笑,带着几分戏谑的望着书桌后,那冷着一张脸的俊美男人,挑眉道:“民间虽传着你的凶名,却依旧抵挡不住你那旺盛的桃花运啊。”

    “我听闻那天宫宴上出现了个大胆冲你示爱的,如今又有一个不辞辛苦从大金过来,就为了嫁给你的公主,啧啧啧,艳福不浅。”

    “这艳福,你想要,给你。”谢景淮抬头轻飘飘的看着他,薄唇一张一合,冷冰冰道。

    “不不不,这艳福我可吃不消。”温子亭轻笑一声,将手中的茶杯放下:“那这次和亲……”

    “若不怕大金被踏平,她尽管嫁给我。”谢景淮眸子微敛,长睫浓密如扇,掩住了他寒眸中的冷芒,声音淡淡,却不难让人听出他话语中的笃定。

    温子亭扶额:“你还真是……不愧是拥有“阎王”之名的人。”

    这凶残程度,他是甘拜下风。

    “不提这个,来提提前些天在宫宴上跟你表白的那个姑娘,你当真答应娶人家了?”温子亭清咳了声,温润如玉的脸上满是掩盖不住的好奇。

    “那姑娘现在在哪?能让我去瞅瞅不?”

    这胆大的姑娘着实是引起了他的好奇。

    毕竟谢景淮这棵老铁树,万年不开花,这冷不丁的开了一朵,还觉着挺稀奇的。

    谢景淮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其中警告不言而喻。

    温子亭往后缩了缩,刚要开口说话,外面便传来了莫山说话的声音:“书房重地,还请顾姑娘留步。”

    “你过来一下。”门外,顾浅笑眯眯的看着面无表情的莫山,冲他勾了勾手指。

    莫山心中不疑有他,迈步朝顾浅的方向走去,嘴里还道:“王爷一会就出来了,还请顾姑娘回去等一等吧。”

    “嘻嘻。”顾浅笑了一声,在莫山靠近她的时候,藏在背后的绳子被她抛了出来,并且用极快的速度将莫山给套住,随后在他身边转了一圈,直接把他整个捆住,并打了个难解开的结。

    莫山:“???”

    发生了什么?

    莫山一脸懵逼的看着顾浅,他还没看到她怎么出招呢,怎么就突然……被捆住了?

    而且这捆绑手法是极其娴熟。

    “我跟你说。”顾浅捆了个莫山后就已经气喘吁吁了,扶着自己的老腰直接在一边坐下,同扶苏系统道:“你最好祈祷你之后不会变成实体什么的,不然,我非得暴打你一顿不可。”

    这都什么事儿啊,才微微一动,就跟跑了十公里一样。

    扶苏系统:“……”

    瑟瑟发抖。

    主人越来越暴躁了怎么肥四。

    书房内,温子亭眨眨眼,转头看向谢景淮,指了指外边:“这是……什么动静?”

    谢景淮眸中掠过一抹了然,薄唇微抿,道:“她来了。”

    “啊?”温子亭怔了下,还没来得及问是谁来了,书房门就被人从外面大力推开。

    “瑞王。”顾浅手里拿着绳子,喘着粗气直奔谢景淮的方向走来:“你什么时候娶我?”

    温子亭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极其彪悍的姑娘,视线落在她手上的绳子时,素来温和的面有了点点龟裂。

    这……这绳子该不会是用来……

    绑谢景淮的吧?

    似是要证明他的猜测一般,谢景淮的视线幽幽的落在了她手上,眸光微闪,看着她淡道:“你这是……”

    “我来问你什么时候同我成亲,若是你出尔反尔,我就将你绑了,今天便拜天地成亲,若是你没出尔反尔,那就挑个日子,明后天成。”顾浅拍了拍手上的绳子,冲着谢景淮笑眯眯道。

    这可是她和扶苏系统商量一番后得出来的办法。

    成了亲,拜了天地,他也就不会有出尔反尔的机会了。

    温子亭:“……”

    谢景淮:“……”

    这姑娘,好生彪悍。

    “谁同你说本王出尔反尔了?”罕见的,谢景淮心中对顾浅生了几分无奈,看着她略微红润的小脸上渗出的汗水,薄唇稍稍抿了抿,道:“本王答应的事,从不会食言”

    再次得到确切答案,顾浅也不撑着了,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

    这鬼身体,真的是,累死她了。

    等成了亲完成任务后,不知道体力值会增长多少。

    眼瞅着她一屁股坐在冰凉的地上,谢景淮眉头一皱,伸手便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冷淡道:“地上凉。”

    温子亭原本正喝茶压惊,突的一看到谢景淮正伸手把那姑娘从地上拉起来,瞬间就噗的一下喷了口茶,剧烈咳嗽。

    “咳咳咳!!”温子亭努力拍着自己的胸脯,平时那温润如玉的模样完全消失不见,一张俊雅的脸上满是错愕。

    他、他他他、他没看错吧?

    素来不喜欢让女人触碰自己的谢景淮,居然伸出手主动去触碰一个、一个女人?!

    我去!!

    这天是不是变了?还是他喝醉了?还是他压根就没睡醒?

    未免也太惊悚了吧!

    顾浅并不觉着惊悚,平淡从容的顺着谢景淮的力道站起来,随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凳子上。

    “没人同我说,只是你这几天没来看我,我以为你出尔反尔了。”顾浅缓过气来后,澄澈的黑眸极为真诚的看着谢景淮,坦白道:“不好意思,我不应该怀疑你。”

    “是本王疏忽了。”谢景淮眸光微软,却依旧是冷淡的回答。

    顾浅摆摆手,随后视线落在了正瞪圆一双眼睛看着自己的温子亭身上,精致的小脸上浮现一丝犹豫,小心翼翼的看向谢景淮:“那个……我刚刚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现在才发现么?

    谢景淮看着面前这个双眸湿漉漉,如同初生麋鹿一般无辜的人儿,心里莫名其妙的软了几分,冷淡的声音也掺了几分温度:“没有,已经谈好了。”

    “那便好。”顾浅松了口气,拍拍胸口。

    冲动是魔鬼啊。

    要是她一时冲动真打扰到他,然后他来个怒气冲冲毁约就不好玩了。

    “小姑娘,你就是前几天在宫宴上同景淮表白的人?”温子亭瞧着谢景淮完全没有介绍自己的意思,便友好的冲顾浅笑了笑,开口道:“我是景淮的朋友,温子亭,你可以叫我温大哥。”

    “冒昧问上一问,你为何这般执着于嫁给景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