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 第二十八章:你那……是不是有病?

第二十八章:你那……是不是有病?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这些天,谢景淮已经确认了,他触碰顾浅的时候,心中并没有触碰别人那样恶心的感觉,心里对她也软了几分。

    更何况,他还察觉到顾浅对于这个世界十分懵懂,像是刚出生的婴儿,对一些事情都不太了解。

    比方,今天提到的成亲……

    她居然要多成几次亲来积累经验?

    这个想法让他颇为哭笑不得,要不是有她后边的解释,他早就把她从瑞王府里丢出去了。

    当然,谢景淮不明白的便是,顾浅的懵懂,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前世,小一些的,便是因为扶苏系统影响了她的思考能力。

    对于这些,扶苏系统是没说的。

    它又不傻。

    这事儿同主人说了,肯定要挨一顿臭骂。

    顾浅在书房同谢景淮聊了许久,在最后,在扶苏系统的提示下,聊到了一个让人面红心跳的问题。

    圆房的问题。

    “那个,新婚之夜我们是不是要上床?”顾浅冷不丁的,直白的问了这么一句,把谢景淮和扶苏系统都给问懵了。

    扶苏系统忍不住捂脸,直接就想封闭自己的五感。

    它明明,明明让主人委婉一点提出来的!

    为什么会那么直接……

    天啊。

    它已经觉得自家主人没救了。

    谢景淮冰冷的面上有了几分怔仲,短短一瞬便恢复过来,只不过耳朵泛起了一点异样的红。

    “我不会碰你。”

    “咦?为什么?难道他那地方有毛病吗?”扶苏系统一怔,忍不住插了句。

    顾浅先是愣了愣,然后没等扶苏系统阻止,便小心翼翼的问:“为什么?难道你……那个有病?”

    话刚说完,谢景淮眸中顿时寒光乍现,冷森森的看了顾浅一眼。

    顾浅身子一抖,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吞了吞口水,盯着他那冰冷的视线,开口道:“那个……没关系的,我可以治好你。”

    “你不要生气,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嘤……

    为什么她突然感觉这个男人好可怕。

    这眼神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扶苏系统默默吐槽,废话,一个正常男人被怀疑那啥有问题,不生气那就奇了怪了。

    “我是不是病了,今后你若有机会的话,可以自己试一试。”谢景淮阴测测的道了一句。

    顾浅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下,无辜的眨了眨澄澈的眸。

    “你既然要当端王妃,那莫要给端王府丢脸。”谢景淮俊脸微黑,心里对顾浅着实无奈。

    他也没想到这丫头居然那么开放。

    床笫之事别的女人都是扭扭捏捏羞羞答答的,半天都不会提上一句,她倒好,冷不丁就蹦出来了那么刺激的话语。

    “端王妃。”顾浅秀气的眉微微一皱,看着谢景淮道:“听起来好像会很麻烦。”

    这个位置,听起来好像有点高大上。

    “怎么?你不愿?”谢景淮略微慵懒的往后靠了靠,一双黑眸微微眯起,一身风华气度让人无法忽视,语气中似是带了几分危险的气息,像是丛林中收起了爪子的野兽,时时刻刻都能亮出自己的利爪,将敌人撕成碎片。

    “也不是不愿。”顾浅吐了口气,略微无奈:“算了,你开心就好。”

    反正都已经嫁给他了。

    随便他安排吧,只要他开心就好。

    谢景淮:“……”

    这好像有点不太对?

    不是她要嫁给他的吗?怎么又变成他开心就好了?

    “事情谈完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顾浅疲惫的打了个哈欠,眯着眼道:“我回去睡会。”

    “嗯。”谢景淮冷淡的应答了声,目送着她走出书房。

    待她离开后,谢景淮才将她方才丢下的白色玉佩拿出,拿在手中仔细端详着,俊美而冷淡的面上浮现了几分严肃。

    顾浅拖着疲惫的身子朝谢景淮前几天给她准备的院子走去,完全忘了被她绑在书房外面的莫山。

    花园小厮顺着找过来,看到被捆成毛毛虫的莫山,脸上一阵惊愕:“哎呀,我的捆猪绳怎么会在你身上?”

    莫山:“……”

    捆!猪!绳!

    啊啊啊!耻辱!这是天大的耻辱!!

    ………………

    心头大患一解决,顾浅睡得格外舒适香甜。

    但,顾将军府就没有她那般舒适了。

    顾蕊眼睛都已经哭肿了,她没想到,那个小灾星胆子那么大,在宫宴上同瑞王示爱,还得到了瑞王的青睐。

    早知道,早知道她也应该勇敢一些的。

    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瑞王被那个小灾星给玷污了!彻底玷污了!

    “哎哟喂,我的好姐姐,瞧瞧你,这哭的,啧啧啧,太惨了。”顾莲幸灾乐祸道。

    她没能去参加宫宴,准备好的计谋也没能用在顾浅身上,心里虽然可惜,但好歹现在她的目的是达到了。

    顾浅被赶出了将军府,现在将军府里就只有她一个嫡女了。

    她这日子,过的可是风生水起。

    府里没有了那小灾星,呼吸的空气都是甜的。

    如今看到最讨厌的妹妹哭的那么惨,她心里就觉得更加愉悦了。

    “姐姐,妹妹做错了什么,你要这般挖苦我?”顾蕊眼泪说来就来,泪汪汪的看着顾莲,水润双眸中带着无声的控诉,让人心里无端的升起一抹罪恶感来。

    顾莲对此并不感冒,朝着她眨眨眼,开口道:“瞧你这说的,我的好妹妹,姐姐我心疼你还来不及呢,怎可能挖苦你呢?再说了,现在那小灾星不是已经被赶出府了吗?妹妹理应要高兴才对。”

    顾蕊哇的一下哭出了声,她心里一点都不开心,不仅不开心,还气啊。

    特别是昨夜听到下人汇报,说是看到了顾浅那个小灾星在瑞王府,她这心里就嫉妒的发狂,恨不得直接将顾浅碎尸万段。

    可她不能那么多,不仅不能,还必须得憋着。

    这可活生生的把她给气哭了。

    万秋梅一进来,便瞧见顾莲正站在顾蕊面前,顾蕊正趴在桌子上哭的一抽一抽的,十分可怜,当即心里便涌上了几分怒气,喊道:“莲儿你怎么回事?做姐姐的怎能欺负你妹妹呢?”

    顾莲眉头一皱,转头看向万秋梅,冷硬的开口道:“母亲,我没有欺负妹妹。”

    “呜呜呜……姐姐,你别说了,呜呜呜……”顾蕊恰好呜咽的说了这么一句,万秋梅脸上的神色更加不好。

    “那小灾星都已经不在府里了,你们两姐妹就不能团结一些吗?”万秋梅低声呵斥着。

    末了又看着顾蕊道:“还有你,瑞王将来又不可能当储君,蕊儿,你将来可是要当皇后的,怎能只钓在他一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