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 第80章:不巧

第80章:不巧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你确定今天没做错事?”谢景淮仔细擦干了她的发,将手中的毛巾放在一边,低下头跟她对视,微微扬着眉问。

    顾浅先是跟他对视了几秒钟,随后大眼睛开始骨碌碌乱转,略微心虚道:“应该……没有……吧……”

    今天不就是把大理寺的墙壁轰了个洞么……

    不就是放弃任务被惩罚变小十五天么……

    哪里做错了……

    emmm就算做错了也不能承认好不好,这样她面子还要不要啦!

    “鹅鹅鹅鹅,都心虚成这样了,不是明摆了告诉男主人说主人你做错事了么?”扶苏系统看着她心虚的小模样,忍不住笑出了鹅叫声。

    这叫什么?

    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顾浅脸蹭的一下瞬间红了起来,内心咬牙切齿:“你给我闭嘴!”

    扶苏系统:“鹅鹅鹅鹅!!”

    顾浅:“……”直接切断了跟扶苏系统之间的联系。

    这个破系统只会嘲笑她,太过分了,哼!

    谢景淮看着她一副心虚却倔强不认错的模样,瞬间就气笑了,伸出手捏了捏她柔嫩的脸颊:“下次莫要那么马马虎虎,乱吃东西,否则我定打烂你的小屁屁!”

    顾浅反射性条件的捂住自己的小屁屁,面颊通红,又羞又恼的道:“不行不行,我到时候都长大了,你不能打我屁屁。”

    那样她会羞愤死的!

    “看你表现。”谢景淮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同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对视,一字一句道:“想必,你肯定也不想,那么大个人了还要被我打屁屁吧?”

    顾浅:“……”

    这是威胁吧?

    是吧?是吧?

    但她还真被威胁到了!

    跟她打一架还没什么,打屁屁什么的,真的……好!羞!耻!

    “我知道了。”顾浅在他的视线中节节败退,犹如一只斗败的小公鸡一般,耷拉着小脑袋,嘟着红润的小嘴,嘟囔道:“我以后会小心的。”

    绝对不会让你有机会打我小屁屁的!

    “很好,睡觉。”谢景淮压下心中翻涌的笑意,吹了灯后同她一起躺在床上,自然而然的把她软乎乎的小身子抱在怀里,像书里写的那般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顾浅郁闷的窝在他怀里,手抓着他的衣襟,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而此时,空间内,原本黑漆漆的空间突然亮了一些,勉强能看清楚东西了。

    而扶苏系统正四仰八叉的躺着,呼呼大睡,丝毫不知周围发生了什么变化。

    一夜无梦。

    翌日。

    睡得非常好的顾浅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刚抬起手,看到自己那肉乎乎的小手掌时还愣了一下,大脑有些当机。

    过了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她昨天放弃了任务,被系统惩罚变成十五天小孩了。

    从昨天开始计算的话,这就是第二天。

    不过按照系统的尿性,是绝对不可能从昨天开始计算的。

    所以今天是第一天,距离变回成人还有十四天。

    谢景淮从练武场回来,便看到顾浅正呆愣愣看着自己小手掌的呆萌模样,瞧起来有几分忍俊不禁。

    “醒了?”谢景淮薄凉的眸中泛起了点点笑意,朝着床上那呆萌的小身影走去,自然而然的伺候她穿衣服:“抬抬手。”

    “唔。”顾浅回过神,下意识的抬起手,让他给自己穿衣服,张着小嘴打了个哈欠,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夫君。”

    谢景淮:“……”

    emmm ……

    这个声音,莫名有种他在做禽兽的感觉……

    “主人早啊。”扶苏系统跟顾浅的联系再次接上,被各类小说毒茶的他看着正伺候自家主人穿衣服的男主人,莫名有点酸了,开口道:“主人啊,男主人那么辛苦,你要给他个早安吻哇。”

    “毕竟男孩子这种生物都是要宠着的,光他付出,要是某天他累了怎么办?”

    顾浅小眉头皱了皱,抬头看着正认真给她扣扣子的谢景淮。

    早安吻?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在谢景淮扣好扣子,准备帮她穿鞋子的时候,突然倾身嘟着小嘴吧唧一下亲在了他的薄唇上,并脆生生道:“早安吻!”

    薄唇上那一触即分的柔软触感让谢景淮身子瞬间僵了僵,抬起头看着理直气壮的人儿,内心突的冒出了一个诡异的念头。

    似乎……今后养个女儿……还不错?

    可,可,可他这个是媳妇儿啊!!

    媳妇儿亲自己的时候,莫名有种他是禽兽的感觉怎么办?!

    不止是早上,几乎这一整天下来,谢景淮都觉得自己是个禽兽,是个拐卖小白兔的大灰狼,内心填满了罪恶感。

    林总管却露出了老父亲般的笑容,忍不住又去祠堂多上了一捆香。

    这香刚上没多久,便听到莫山的声音传来:“哎呀呀!祠堂着火了!”

    “谁啊!上那么大的两捆香,差点就把牌位都给烧了!”

    林总管:“……”

    咳咳咳,我什么都做。

    为了平复自己的心情,谢景淮哄顾浅睡着后,便起身出了端王府,罕见的主动去找了温子亭。

    当他到了武定侯府的时候,温子亭正和齐阳把酒言欢。

    嗯?这两个好像还在讨论他?

    齐阳:“你说,谢景淮那棵老铁树真开花了吗?怎么到现在我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温子亭:“景淮兄跟顾二小姐挺般配的,你怎会那么觉得?”

    齐阳:“我是觉得吧,顾二长的太嫩了,她跟谢景淮在一块,总有一种老父亲和女儿的感觉,嗯……还有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哈哈哈!”

    温子亭:“不瞒你说,我也觉得。”

    站在暗处的谢景淮:“……”

    老父亲?

    牛粪?

    “呵呵……”浑身冒冷气的谢景淮忍不住笑了一声。

    正拿起酒杯准备给自己倒酒的齐阳陡然感觉背后一凉,懵了一瞬后,转头看向温子亭:“那个……你有没有听到谢景淮的冷笑声?”

    发现暗处谢景淮的温子亭:“……”

    怎么办?现在装死还来得及吗?

    “嗨~”温子亭反射性条件的,脸上扬起了温润如玉的笑容:“景淮兄,晚上好呀~”

    齐阳默默的举起了爪子,憋着眼泪:“哦呵呵呵,好巧哦~我们居然在安定侯府相遇了~”

    “不巧。”谢景淮皮笑肉不笑:“我来找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