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 第166章: 贪恋美酒

第166章: 贪恋美酒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皇上身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精神奕奕的出现在众人面前,身后跟着齐煜。

    许是因为当了多年帝王的原因,皇上身上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虽然面上带着些许笑容,但却仍是显得有些严肃。

    “诸位爱卿夫人请起。”皇上走至金黄色龙椅,端坐在上面。

    齐煜则是从皇上身边走至下面,和齐阳等皇子坐在一起。

    随着皇上的声音响起,众人这才缓缓起身,而后落座。

    皇上那对鹰眼扫视着底下的众人,而后目光落在了顾浅和谢景淮的身上。

    只见谢景淮用玉筷替顾浅夹了一块鱼肉,放到了顾浅的玉碗中。

    “从前瑞王出入都是一人,如今娶了王妃果然时不同了,这出双入对的还真是般配!看到瑞王如今是真的找到良人了。”

    “皇上也打趣起臣弟来了。”谢景淮冷峻的面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皇上闻言哈哈大笑了两声:“这么多年你都是只身一人,如今找到携手一生的人,朕是替你高兴。”

    谢景淮笑了笑,不再答话,只是大手伸出握住了顾浅的手。

    皇上将话题引至了顾浅和谢景淮的身上,众人的目光自也是纷纷朝着顾浅和谢景淮这边看来。

    齐阳趁着机会控诉道:“父皇说的是啊,想不到这棵万年铁树就这么开花了。如今他美人在怀,可是理都不理儿臣了。”

    “怎么?你这是羡慕你皇叔?”皇上哈哈笑了两声:“若是羡慕,你也就成亲娶妃便是了,要不让朕替你挑挑?”

    “儿臣一个人还没过够呢,还是等两年等两年。”齐阳赶紧道。

    皇上又道:“你年岁也不小了,娶妃生子也是应该的,你可别一个人野惯了。”

    “父皇,不是说今日的歌舞表演甚是精彩吗,父皇还是赶紧让儿臣饱饱眼福吧!”齐阳立即转移话题道。

    本是想要打趣一下谢景淮,谁知竟然把自己绕进去了,齐阳赶紧绕开话题,说起了别的。

    皇上面上带着慈父的微笑道:“你呀你!”

    众人瞧着皇上对齐阳的态度心思各异,尤其是一些夫人小姐们,在听到皇上谈起齐阳的婚事时,皆是双眼放光。

    齐阳虽然不是太子,但却是深受皇上宠爱,若是能嫁给齐阳,这将来的日子必然是风光无限。

    “来人啊,上歌舞!”皇上在此时张口道。

    身旁的太监听了,立即重复了一遍。

    随着声音落下,一群身穿粉色带白色舞裙的女子鱼贯而入,每人皆是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大理石上。

    一旁坐着几名乐师,手持各种乐器,在一旁演奏。

    随着乐曲的旋律响起,舞姬们纷纷舞动起来,犹如一只只在花丛中飞舞的蝴蝶,十分空灵优美。

    只见这些女子一会儿转个圈,一会儿又翩翩起跳,一会儿又踮脚而舞,时而分开,时而合成一个圆圈。

    众人都被这精彩的乐舞所吸引,目光皆是放在了这歌舞表演上,就连坐在底下的顾浅亦是如此,一双灵动的眼眸一直看着这些舞姬,未曾移开过视线,沉浸在这精彩的歌舞中。

    这样的歌舞在顾浅眼中自是新奇有趣,便将所有目光放在了这歌舞身上。

    瞧着那些婀娜多姿的舞姬,顾浅忍不住道:“跳得真好,长得也好看。”

    “喜欢这表演?”谢景淮偏过头问。

    “嗯,好看。”顾浅同谢景淮说话,目光也是望着大殿中央的舞姬们。

    “你若是喜欢看这些表演,今后也让她们开府中跳给你看便是。”

    “好啊。”顾浅一口应下。

    顾浅专心致志的看着歌舞,目不转睛,那纤纤玉手又端起案几上的琉璃杯盏,小啜了一口。

    小啜一口后,顾浅觉得这味道还不错,于是问道:“夫君,这是什么酒呀,真好喝。”

    “这是玉露酒。”谢景淮答道:“这玉露酒是别国的贡酒,总共大齐也没有几坛,自然是好喝。”

    “那我可要多喝一点。”说完这话,顾浅又端起酒盏,饮了一口,享受着这美酒的香甜。

    瞧着顾浅这可爱的模样,谢景淮笑了笑,温柔的道:“你若是喜欢喝,我找皇上讨要两坛便是了。”

    “你不是说大齐总共也只有几坛吗?皇上会同意吗?”知道这酒的珍贵,顾浅便更是多喝了两口。

    谢景淮道:“不过是两坛酒罢了,皇上不至于吝啬。”

    “那好啊,那夫君就找皇上要两坛吧,这酒好喝。”顾浅闻了闻酒盏中的美酒,跟个贪酒的酒鬼似的。

    聊天时,顾浅又饮了一口,不一会儿酒盏中的美酒便被顾浅喝完了。顾浅就酒盏推置一边,对着身旁站着侍候的宫女道:“给我再倒一些这个酒,多倒一些。”

    顾浅两眼放光的盯着这婢女的酒壶,一个劲的让宫女多倒一些。

    顾浅接连喝了两杯,脸有些微红,谢景淮见状赶紧道:“浅浅,少喝一些,这玉露酒喝多了也是易醉。”

    “不会,这酒太好喝了。”顾浅摆了摆手,又饮了一口。

    这玉露酒成红色,倒在酒盏中更是显得鲜红,就这样盈在酒盏中,看起来更是十分诱人。

    而且这玉露酒说起来是酒,但却不像是别的酒一般烈,喝起来有一种淡淡的甜味,在入喉后更是让人回味无穷。

    顾浅是个贪食的,这美酒如此好喝,便是舍不得作罢,接连饮了好几杯。

    席间。

    宴会扔在聚会,大殿之中的众人们心思各异,一众相熟的坐在一起谈天说地。

    而就在这席间,有一道若有若无的目光投射向顾浅,那便是坐在不远处的三皇子,一直盯着顾浅,好似在琢磨些什么。

    而向来警惕的顾浅因为贪杯的缘故,竟也是未曾察觉到一直有人在看自己。

    加上顾浅身旁坐着的是谢景淮,三皇子也不敢太明显。

    在酒足饭饱后,顾浅便开始觉得无聊了,于是靠近谢景淮的耳朵,小声的道:“夫君,我想出去转转。”

    “可是觉得无聊?”谢景淮立即回过头温柔的同顾浅说话。

    顾浅小小的脑袋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我陪你出去走走。”谢景淮体贴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