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 第179章:前往东南山

第179章:前往东南山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温子怡望着顾莲摇了摇头,有些替顾莲担心。

    叹息间,听到太监的鸭公嗓声音:“皇上驾到!”

    只见英武殿内走出一身穿明黄色龙袍的高大男子,此刻精神抖擞的站在众人面前,身旁站着贴身太监,一步一步往台阶下走来。

    刚才的议论声戛然而止,众人纷纷行礼:“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诸位平身。”皇上大手一拂,动作十分熟练,显然是平常经常做这个动作。

    “一切可都准备好了?”皇上的龙眼扫视着底下的众人说道。

    身旁的太监立即躬身:“皇上放心,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那便出发吧。”皇上抬头看了看天道。

    “是。”太监应了一声,刚要张口喊出发,就听到有人说了一声:“十皇子好像还没到。”

    皇上到殿外后,整个英武殿外本就安静了下来,这不大不小的声音却是让许多人都听见了。

    于是此时众人纷纷四处看了看,的确是没有发现十皇子的身影。就连皇上也是,在一众皇子中扫过,没有看到十皇子。

    皇上看向一众皇子们问:“十皇子在哪儿?为何还未到?”

    像这样的场合,让皇上等着,齐阳也真是胆大。

    “十弟派头可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让父皇等他。”齐煜站在人群中说了一句。

    齐煜向来和齐阳不对付,逮着机会,齐煜便是要刺上齐阳两句的。

    皇上剑眉微蹙,那原本就严肃的脸此刻更是多了一丝冷厉,显然是有些不满齐阳这么晚还没到。

    太监瞧着不对劲,赶紧对一旁的小太监吩咐:“十皇子在哪儿了,赶紧去瞧瞧。”

    “父皇……”就在小太监转身离开时,齐阳正大步朝着这里走来。

    齐阳的晚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众人纷纷朝齐阳看去,人群中不免有人觉得齐阳太过没有分寸,在这样的场合竟然都敢晚到,让皇上久等。

    齐阳快步走到英武殿前,对着皇上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十皇弟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来的这么晚!”齐煜装起了兄长的派头:“不是我说你,让父皇这么等着,是不是太没样子了。”

    “三皇兄这是怎么了?父皇还未问话呢,三皇兄便要问罪了吗?”齐阳偏过头,反问道。

    “我这不过说你两句,怎么还成了问罪了?”

    皇上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言语针对,心中有些不大痛快,出声道:“行了!”

    当着这么多大臣的面针锋相对,实在是太没样子了,皇上心中有些不满。

    想着今日这是由齐阳起,便看着齐阳问:“干什么去了?来这么晚?”

    皇上本就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加上此时冷着一张脸,看上去倒让人觉得有些惧怕。

    但齐阳仍是不卑不亢,就连面上神情也未变,只道:“回父皇的话,昨儿个儿臣在闵太傅哪儿得了一本黄山游记,到了夜里还剩一半,儿臣看得意犹未尽便想着把它看完。这一看完便已是深夜了,今日便起晚了些,是儿臣的错,耽误了行程,还请父皇恕罪。”

    齐阳态度诚恳,又认真的说明了缘由,让皇上的气消了不少。

    “读书好学乃是好事,但你也不小了,这么没分寸实在是没个样子,可万万不许有下次。”皇上嘴里说着苛责的话,但面上神情已是一派温和。

    齐阳恭敬行礼:“父皇说的是!”

    “皇上,是时候出发了,要不然今日该到不了东南山山庄了。”瞧着皇上脸上已无怒意,太监上前说道。

    “嗯,出发。”皇上应了一声,随即下令大军出发。

    随着皇上的一声令下,所有人便一同出发,皇上走在最前边儿。

    皇上走后,齐阳冲着齐煜挑了挑眉,笑着道:“三皇兄,请吧。”

    “哼!”齐煜从鼻子里发出声音,冷哼了一声,走到了齐阳的前面。

    齐煜青着一张脸,而齐阳这边则是笑的眼睛都没了。

    这去东南山,都是按照身份安排马车和马屁的。前边是御林军护驾,皇上的马车走在前边儿,而后便是皇子和大臣们,最后的才是女眷们的马车。

    谢景淮府上并无多余的女眷,谢景淮为了陪着顾浅,也就选择了乘坐马车。

    这浩浩荡荡的上百人,从英武殿出发,出了皇宫,又一路往南,朝着东南山的方向驶去。

    顾浅坐在马车里,整个人显得十分亢奋,一直不愿将马车的帘子拉下,脑袋一直往外探。

    谢景淮拿顾浅没有法子,只得陪着顾浅。

    东南山狩猎场不算远,但也是需要一日的行程,一开始顾浅还很兴奋,可是坐了两三个时辰的马车,顾浅便觉得无趣了。

    “夫君,还有多久才到啊?”顾浅耷拉着脑袋,撇嘴问道。

    “估摸着还有四五个时辰才到东南山脚下。”谢景淮望着窗外途径的地方道。

    顾浅一听,整个人便有些崩溃了:“还要这么久?”

    顾浅不是个坐得住的性子,坐了一个上午,感觉屁股都要坐烂了似的,现在一听还有四五个时辰,更是觉得难受。

    “嗯,到了东南山脚下,会在东南山山庄住一晚,明日一早再进狩猎场。”谢景淮根据往日的经验说道。

    顾浅闻言便是撇着一张嘴,显然不是很开心。

    “谢景淮,坐在马车里干什么?快下来,咱们比赛比赛!”齐阳骑着马儿出现在谢景淮的马车外,对着谢景淮喊道。

    谢景淮看了一眼齐阳,冷冷的道:“我要陪浅浅。”

    “你这人怎么这样!女人重要,难道兄弟就不重要了吗?”齐阳不满的吐槽。

    “齐阳,我是你兄弟?”谢景淮似笑非笑的看着齐阳道。

    谢景淮这么一说,齐阳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错了还不行吗?快呀,放着好好的马儿不骑,做什么马车呀!你倒是也能坐的住!”

    往年的东南山狩猎谢景淮都是策马前行,未有今年不同,是陪着顾浅乘坐马车。

    往年的这时,齐阳、上官月、谢景淮等人都是各自骑着自己的良驹,穿梭奔跑在这山林间。

    现在没了谢景淮一起赛马,齐阳便觉得路上少了些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