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 第190章:上山狩猎

第190章:上山狩猎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顾莲一脸雾水,不解的呢喃:“她怎么会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顾浅这些年一直是深居简出,这个百灵又是这东南山的人,顾浅怎会和她走的这么近?除非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这么想着,顾莲眼底划过一抹狡黠道:“顾浅和这个女人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给我监视这个女人,要是有什么异常就来告诉我!”顾莲压低了声音说道。

    本是想要监视顾浅的,可是想着顾浅的那些五门三道,顾莲也怕被顾浅察觉,便选择了百灵。

    “是,小姐。”婢女应声道。

    顾浅这边径直回了房间去寻谢景淮,回到屋子时,便瞧见谢景淮已经换好了一身轻便的骑射服。

    “浅浅,你收拾一下,要上山狩猎了。”谢景淮见顾浅回来了便道。

    “这个时候上山狩猎?那百灵和她未婚夫怎么办?”顾浅现在一门心思都放在了百灵和她未婚夫身上。

    谢景淮道:“咱们晚上才行动,现在上山狩猎并无影响。”

    “哦,对也,咱们反正也要晚上才会行动!”顾浅恍然大悟道。

    谢景淮从一旁拿过一套衣衫,拉着顾浅往里走道:“这是给你准备的,来,我给你换。”

    顾浅不会穿这古代的衣服,每次都是谢景淮穿,好像已经成了习惯。

    将顾浅拉到床榻边上坐下,将顾浅的外衣褪下,谢景淮又细心的替顾浅将衣衫穿好。

    “王爷,该出发了。”门外有人催促。

    “嗯。”谢景淮惜字如金,张口应了一声。

    将自己的小王妃收拾好后,谢景淮才牵着顾浅的手出了房门,来到了东南山门口。

    皇上也已经换了从宫中带来的骑射装,英姿飒爽的骑在马儿之上,神采飞扬,精神抖擞。

    等到所有人到齐后,众人才一同出发上山。

    路程并不远,没一会儿的功夫,众人便到了东南山的狩猎场。到了狩猎场,一众女眷们都来到了看台上,而其余的男眷们则是一身轻松的骑射装,随时准备狩猎。

    皇上骑着一匹汗血宝马,在人群最中间,扫视了一眼这东南山的四周道:“又是一年未来这东南山狩猎场了,也不知今年都有些什么猎物。”

    “回皇上,今年猎物颇多,像鹿、獐子、兔子、山猪、狐狸、白狐……”陈大人闻言说了一大串猎物的名字。

    皇上听得十分兴奋,心中更是有些期待:“有这么多的猎物,看来今年要大丰收了!”

    “皇上骑射之术高超,定能猎到想列的猎物。”陈大人谄媚的说道。

    “哈哈哈。”皇上仰头笑了两声,又看着一众大臣和皇子们道:“诸位爱卿,今年的猎物颇多,诸位爱卿可尽情狩猎!”

    在皇上的领头之下,众人重拍了一下马腹,扬长而去。马蹄声声,发出一道道巨响来。

    谢景淮也跟着狩猎去了,顾浅便坐在看台上等着,好在有温子怡陪着,也不算是那么无聊。

    看台乃是专门围成的,怕的是有猛兽出没,所以特意建下了这看台,为的就是保护女眷们。

    看台上摆满了吃食和果盘,一众女眷们围坐在一起吃着果食,聊着天。

    “去年三皇子猎物最多,你们说今年会是谁的猎物最多啊?”一众女眷们已经开始八卦起来。

    “去年三皇子和十皇子的猎物只差一样,我猜今年是十皇子拔得头筹,猎物最多。”说话的乃是一粉色衣裙的女子。

    身旁那女子立即摇头道:“那可不一定,三皇子骑射之术向来最佳,我觉着今年还是三皇子。”

    “不,我觉得是十皇子!”

    “……”一众女眷们围坐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别的事,也就无聊的猜测着。

    三皇子和十皇子二人皆为娶妃,又生的相貌堂堂,这些女子皆是早已芳心暗许。

    众人都在讨论三皇子和十皇子,未有顾浅和温子怡坐在一旁,不曾参与这个话题。

    顾浅和温子怡说着别的:“这猎场可真大,一定有很多猎物吧。”

    “当然了,这可是皇家狩猎场,里面除了一些野生猛兽,还有专门饲养的。”温子怡介绍道。

    “还有专门饲养的?”顾浅像是听到了什么新鲜的词汇一般:“这狩猎场怎么还有专门饲养的?”

    温子怡张口道:“当然了。皇上每年都要来这东南山狩猎场狩猎,若是不饲养一些,哪里来的这么多猎物。”

    “竟然还能这般。”顾浅吃惊的道。

    原以为这狩猎便全是林中的猎物,没想到竟然还会有专门饲养的,倒是让顾浅大开了眼界。

    二人坐在一起说话,时间倒也过得快。聊了一会儿,便听见马蹄声,身旁的其他人也是听见了。

    有人兴奋的道:“你们听,是马蹄声!”

    “是啊,这么快就有人回来了!”

    “你们说会是谁啊?”这是杜雅兰的声音。

    端木蓉一脸欣喜道:“我猜是十皇子回来了。”

    “我猜是三皇子。”另一女子道。

    女眷们兴致盎然,显得十分开心,而就在众人说话间,一名女子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这女子身穿青色衣裙,端坐在看台之中,面上一直带着一抹浅笑,未曾参与任何人的谈话。

    这女子不是旁人,正是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没有兴趣同这些女子讨论这些,只是一直将头抬着,眸光望着远处,好像在等待些什么。

    “诶,你们看,来了。”

    “这好像不是三皇子。”

    另一女子道:“好像也不是十皇子!”

    “是瑞王!”有人惊呼出声。

    随着这名女子惊呼出声,谢景淮的身影也渐渐入了围场,众人这才瞧见骑马而来的正是谢景淮。

    一道惊呼声也让顾浅看了过去,那英俊潇洒的身影不是谢景淮又是谁。

    谢景淮骑着马儿走近,在围场外停下。只见谢景淮的马背上有一只白狐,谢景淮将白狐丢下从马背上跃下,朝着顾浅走来。

    走至顾浅身边,谢景淮才指了指白狐:“这白狐是为你而打的,这马上就要冬至了,天气冷,正好用这白狐皮做上一件大袄。”

    “谢谢夫君。”顾浅在人前也不避讳,仍是像平日里那般亲昵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