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 第214章:半夜扰醒上官月

第214章:半夜扰醒上官月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出了走水一事,皇上便没了继续宴会的兴致,也就散了。众人也觉得有些疲倦,也就各自回去了。

    顾蕊在婢女的搀扶下也回了房间,关上了房门,顾蕊便坐在凳子上生着闷气。

    婢女将屋子里的门窗都关好了,走到顾蕊的身旁站着。

    “今晚到底怎么回事?顾浅呢?哪去了?”顾蕊强压着心中的怒气,此时才问道。

    “奴婢也不知道,奴婢走时明明就看见她们两人在一起的。”婢女答道。

    顾蕊面色有些难看:“那为什么刚才只有他一个人,还是被绑着的!”

    “这、奴婢不知……”婢女拧着眉头摇了摇头。

    顾蕊两道弯眉蹙在一起,神色是少有的阴郁,显得十分不快。顾蕊端坐着,那眼中闪烁着怒意,身旁的婢女不敢多话,生怕惹了顾蕊不快。

    但顾蕊和顾莲不同,顾蕊乃是个极有克制力的人,就算是情绪不快,也甚少对婢女下人发脾气。

    就像是此刻,顾蕊俨然已经到了生气的顶端,却是极力的压制,不让情绪暴露外泄

    今夜,是顾蕊在来东南山前就准备好的,谁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自然让顾蕊生气。

    但现下还不是生气的时候,那个男人还关在大牢中。

    渐渐冷静下来,顾蕊也开始思量后续的事情,问道:“那个刘三可安排好了?不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吧?”

    被关进大牢里,少不了一番刑罚,也不知那个刘三能否经得住刑罚,要是禁不住说出一些什么不该说的来就麻烦了。

    “小姐放心,那个刘三的老母亲还在咱们手里呢,不会乱说的。”婢女躬着身子卑微的回答。

    “那人是个地痞流氓,会将他母亲的性命放在心上?”顾蕊心中隐隐有些担忧。

    婢女答道:“那刘三虽是地痞流氓但对他那老母亲却是十分上心的,他之前偷银子就是为了给他生病的老娘治病。咱们将他的老母亲握在手里,再答应他会好好照顾他老母亲,他定不会乱说的。”

    婢女说起这番话来有理有据,思路清晰,不愧是顾蕊身边的大丫鬟。

    也是这席话让顾蕊放心了不少:“那你且将人看好了,可别再出什么意外!”

    “是,小姐。”

    原本今晚这一出是能将顾浅彻底毁掉的,谁知道那顾浅竟然不见了,好好的计划,就这么毁了,顾蕊这心里还真是有些不是滋味。

    想到顾浅,顾蕊才想起到现在为止,顾浅都是处于不知所踪状态,那顾浅中了情香散,会去了哪儿呢?

    方才谢景淮那般火急火燎的走了,必然是有了顾浅的消息。

    “你去东院一趟,看看顾浅在何处。”顾蕊又吩咐道。

    婢女领命,便去了东院。屋子里只剩下顾蕊一人,顾蕊心中怒火难消,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阴郁。

    心中不由得暗暗在想,为何顾浅的命会这么好,这么天衣无缝的计划,竟然都让顾浅躲过了。

    此时已是半夜,顾蕊却是毫无睡意,在房间里等着婢女回来回禀消息。

    而另一边,谢景淮从屋子里出来后,径直去了上官月的房间。

    上官月的院子里有侍卫守着,见了谢景淮,立即上前行礼:“见过王爷。”

    谢景淮未曾应声,径直朝前走去。

    那侍卫立即上前询问道:“王爷,可是要见世子?”

    “嗯。”谢景淮冷漠的应了一声。

    “王爷,世子已经睡下了,您可有什么重要之事?”侍卫狗腿的跟在谢景淮身后。

    谢景淮不再答话,而是直接朝着上官月的房间走去。

    见谢景淮不答话,侍卫面露为难之色上前一步挡住了谢景淮的去路:“王爷,世子已经睡下了,您要不明日再来?”

    “滚!”谢景淮顿下脚步,从齿缝中挤出这个字来,周身皆是冷冽之意。

    侍卫乃是上官月的人,就这么放任谢景淮闯入乃是失职,可是眼前之人又是谢景淮,侍卫根本不敢上前在拦。

    侍卫面上是一脸的为难之色,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等到侍卫反应过来之时,谢景淮已经大步来到了上官月的房门前,谢景淮伸出右脚,用力一踢,门便开了。

    径直往里走去,上官月躺在床上睡觉。

    谢景淮走至塌前,伸出大手将被子一掀,冷冷的道:“起来。”

    “谁啊,大半夜的!”上官月闭着眼睛,将被子拉回重新盖在了身体上,又转过身继续沉沉睡去。

    此时已是半夜,正常的人早就已经睡了,谢景淮若非是有事,也应当是已经睡了的。

    “给本王滚起来!”谢景淮直接将被子扯过,一把扔在了地面上,又伸手将上官月逮了起来。

    上官月迷迷糊糊的,但此时已是清醒不少,上官月睁开眼睛看见是谢景淮,不满道:“谢景淮,三更半夜扰人歇息,你想干什么!”

    “我有事问你。”谢景淮低声道。

    “有什么事明日一早再说,我现在要睡了!”上官月说着就要躺下继续入睡。

    就在他准备躺下之际,上官月的再次被谢景淮抓住,厉声道:“现在就要说!”

    “谢景淮,大半夜的你疯了吧?你不睡我都不睡的吗?你赶紧走,有什么事明日再来!”上官月将自己从谢景淮手中抽身出来,打了个哈欠,整个人清醒了许多,睡意也减了一半。

    但还是软绵绵的,不想和谢景淮说旁的。

    谢景淮那如冰窖一半冷冽的目光扫在上官月的脸上:“现在说!我问你,浅浅是怎么中毒的?你又是怎么发现她的?”

    “原来是为了小不点啊,现在你不应该帮小不点解毒吗?来我这里干什么!”上官月面露疑惑之色问道。

    “毒已经解了。”谢景淮冷声道。

    “已经解了,怪不得!”上官月像是才反应过来了,被谢景淮这么一折腾,也已经没了睡意,才坐了起来和谢景淮道:“谢景淮你这人还真是忘恩负义,我帮你救了小不点,你不感谢我不说,竟然还半夜来扰我歇息,这天底下怎么有你这样的人!”

    谢景淮坐在床榻上,面无表情,一点儿反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