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逍遥小闲人 > 第七百七十八章 不交

第七百七十八章 不交

作者:星梦的风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逍遥小闲人最新章节!

    吕盈盈转身又看向唐霜霜和唐少栋,说道:“霜霜,这些贱婢实在可恨,她们出身低贱,行为也不端。我看,怕是这贱婢毒害你,事发后怕责罚,便赖在了我的身上。

    唐伯父,您可一定要明察,这明显就是这小贱婢自己要害主,我看,你们不如直接将其打死算了。

    也省的破坏我和霜霜感情,让唐府和吕府之间因此而生了嫌隙。”

    吕聪阳见状,他也不管吕盈盈到底有没有做过这些事,但现在明显的,唐府除了一块手帕,几张银票和一包毒药之外,拿不出别的证据。

    于是他便说道:“看来此事确跟盈盈无关,想必是这丫鬟为了脱罪才胡乱攀咬盈盈,唐大人,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吧。”

    唐少栋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可敢让我将吕盈盈带走?”

    吕盈盈心中一跳,急忙说道:“父亲……”

    吕聪阳说道:“你没有任何证据,诬陷我的女儿,这件事,本官就不计较了。现在仅凭一个小丫鬟的话,就想带走我吕聪阳的女儿。

    唐大人,你这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莫非当真以为我吕聪阳怕了你不成?”

    唐少栋说道:“本官已经报案,将吕盈盈带走,交由京兆府或者是刑部审问一下。若是你的女儿当真清白,你们又有什么好怕的?”

    吕聪阳哼道:“我好好的一个女儿,被你们拿到刑部,日后若是传出,名声坏了,她还怎么嫁人?

    若是我空口白牙的说一句,你的女儿毒害了我吕府的人,然后要拿她去刑部,想必唐大人也不肯吧。”

    唐少栋哼了一声,说道:“你当真不交?”

    吕聪阳傲然道:“不交。”

    唐少栋说道:“好好好,既然如此,那你可别后悔。我们走。”

    说完之后,竟然直接干脆的带着人走了。

    这就走了???吕聪阳和白一弦都有些奇怪,唐少栋这事做的有点虎头蛇尾啊。

    白一弦看着唐少栋说道:“唐大人,事情只要是人做的,就不可能没有证据留下。

    此事虽然已经过去三年,但若是要查的话,也不是查不出证据。”

    比方说,平儿手中保存的那包毒药。

    有可能是吕盈盈通过一些暗中的门路购买的,这样的话,确实不好查。

    但也有可能,吕盈盈没什么经验,是自己,或者是派人,从药铺买的。

    而这种正常渠道购买的话,这种毒药,药铺都是有买卖记录的。加之毒药,一般人家用的少,有心要查的话,说不定可以查到很多线索。

    唐少栋说道:“多谢白大人。不过此事,不必麻烦白大人了。若是日后有需要,我再去麻烦白大人。”

    白一弦点点头,看唐少栋的模样,似乎已经有了主意一般。既然人家不需要,那他自然不会多管闲事。

    平儿此时咬咬牙,说道:“唐老爷,不知我可以离开了吗?”

    她已经供出了幕后主谋,也来指证了,但吕盈盈不承认,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还是现在趁着白一弦在这里,离开为妙,晚了就怕夜长梦多。当着白一弦的面,堂堂光禄大夫,总不能出尔反尔吧。

    万一白一弦要是离开了,那可就难说了。

    唐少栋看了看她,哼了一声,说道:“等到日后,指证了吕盈盈之后,本官自会放你离开。”

    平儿一叹,没再说什么,她就知道,唐少栋不会这么轻易放她离开,只希望等日后指证了吕盈盈之后,他能说话算话吧。

    而吕府门前,吕聪阳皱着眉,久久无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吕盈盈站在一边,心中忐忑,不敢乱动。

    吕聪阳觉得唐少栋离开的有些异常,若是对方一直在这里跟他大吵大闹,吕聪阳倒是不惧,但这老东西怒气冲冲的来,突然一脸平静的离开,这让吕聪阳的心中有些没底。

    他转头瞪了吕盈盈一眼,喝道:“进去。”

    等进入府邸,吕聪阳屏退下人,才怒道:“逆女,你胆敢做出如此恶事,是想为我吕府带来祸端吗?”

    吕盈盈急忙跪下说道:“父亲说的哪里话,女儿真的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吕聪阳怒不可遏,说道:“没有?若是没有,一个小丫鬟,敢有那胆子攀咬兵部侍郎家的小姐吗?她怎么不去攀咬别人呢?”

    原来吕聪阳见唐少栋带着平儿上门之后,就心里门清了,只是仗着唐府的人没有确切的证据,这才故作有底气的模样。

    吕盈盈跪在地上不敢说话,吕聪阳怒道:“真是个逆女,若是那唐少栋找到证据,我们吕府就完了。

    你还不赶紧将事情的经过说出来,为父好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补救一番。”

    吕盈盈也是害怕了,便小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气的吕聪阳太阳穴都一突一突的疼,他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的心肠竟然如此恶毒,连下毒害人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而且,唐霜霜竟然是因为自己的女儿才变成这般丑陋肥胖的模样。唐少栋最是疼爱这个女儿,难怪要为她讨一个说法。

    可如今他也不能做出惩罚吕盈盈的举动,否则唐府的人若是得知,岂不是又会大做文章么?

    可心中又实在气不过,吕聪阳不由一脚就踹了过去:“逆女,不知羞耻,竟然为了个男人这么做,真是败坏我吕府的门风,丢尽我吕府的脸面。

    我告诉你,若是因为此事,给我吕府带来祸端,影响了你几个哥哥的前途,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吕盈盈说道:“父亲,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女儿是给了她几张银票,可那银票上,又没有写女儿的名字,算不得什么证据。

    再说,您是兵部侍郎,他们总不可能会对我动刑吧。只要女儿咬死了不松口,他们没有证据的。”

    吕盈盈之所以对吕聪阳说出此事,为的还是求得父亲的庇护。吕聪阳就算对她没有多少亲情,但为了吕府,也一定会帮她的。

    吕聪阳说道:“逆女,从今天开始,你就好好待在你的房间里,那里也不许去。

    还有,若是此事一旦闹开,无论如何,你都要咬死了,不能松口,知道吗?有为父在,他们不敢对你用刑。”

    吕盈盈急忙说道:“是,女儿知道了,多谢父亲。”

    让吕盈盈回房,吕聪阳便回去琢磨着唐少栋应该不会善罢甘休,还想着他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闹。

    可没想到的是,一直等到晚上安寝,唐府都没有再来一个人。

    吕聪阳不由皱皱眉,有些不太明白,唐少栋这是知道拿不出什么证据,所以认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