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寂寞寂寞就好 > 第0173章:还会痛吗?

第0173章:还会痛吗?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寂寞寂寞就好最新章节!

    景珩牢牢抱着她,生怕她失控伤害自己,一只手牢牢的抵住她的脸颊,温和的说:"不会。你还有我,还有苏梓,还有外公,还有很多很多人。"

    宋灿拼命摇头,她不信,死都不信。她坚持了三年,所有人都放弃的时候,她还是一个人坚持着。无论方蓉妹是否会苏醒过来,她都不愿意放弃,就算母亲永远这样静静的躺在医院里,只要她的心脏还在跳。她就不想放弃。

    只要心脏还在跳。就说明她的母亲还在,无助的时候她还能来医院看看母亲的脸,摸摸她的手,总归还是能够感受到她在自己身边,自己还是个有妈的孩子。她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不能接受。

    是她做错了吗?是她害死了自己的母亲!

    宋灿用力的把景珩推开,冲了出去。景珩一时失手,没有拉住她。

    "宋灿,你先不要激动!"

    "我要回家,你们一定是骗我的。"她一双眼睛红的彻底,径直的走向电梯口,无论景珩跟苏梓怎么说,她都不听,死都不听。

    苏梓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最后停了下来,捂着嘴巴看着宋灿倔强的背影,有些崩溃,眼泪止都止不住。宋灿母亲出事的时候,他们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在韩溯的身上,所有的人都在想方设法的想要韩溯坐牢。他们知道的时候,方蓉妹已经被送进殡仪馆了。

    连着宋灿的几个舅舅都是出事之后才知道,知道的时候。人已经在太平间了,身上的衣服都穿整齐了。

    宋鸽哭的很伤心,说是方蓉妹心脏忽然停止了跳动,医生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葬礼也是宋鸽亲自办的,大舅本来想瞒着方葛平,可他们前脚刚商量好,宋鸽后脚就告诉了外公,这么一来,宋灿的事情也就瞒不住了。

    方葛平当场血压飙升晕了过去,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静养呢,所幸现在宋灿醒了,也算是个安慰,不然老爷子怕是挺不过去了。

    这方蓉妹的心跳说停就停,这让他们所有人都有点始料未及,最为奇怪的是,方蓉妹刚去世不久。原来的那一批医生护士就全换了人,苏梓事后回来询问具体情况,都找不到人。

    她跟景珩都怀疑,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并且这事情跟宋鸽是脱不了干系的。然而,当时因为韩溯的事情焦头烂额了,这事儿搁置下来,一直到宋灿醒了,才又翻起来。

    景珩见着她现在听不进去话,直接将她拦腰抱了起来,宋灿现在特别瘦,他几乎没有用太大的力气就把她拦腰抱了起来,怒道:"你以为你现在这样,你妈妈就会开心了吗!宋灿,我告诉你,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伤害自己!就算你要毁掉他,也不能用这种方式!你现在难道还要再错一次?最能让父母难过的就是你伤害自己!他们不在了,你更应该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照顾自己!你现在这样,对自己没有好处!你明不明白!"

    宋灿依旧不听,却怎么都挣脱不开景珩的桎梏,她软了语气,声音哽咽,双手牢牢掐着他的手,一字一句的说:"我想回家,我只是想回家。"她的声音带着一丝乞求,眼泪依旧在眼眶中打转,没有落下来。

    她很想哭,可她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所以她强忍住不哭。

    "那你答应我,不要这么激动,我陪你一起回去,答应我就松手。"

    宋灿点了点头,说:"我答应你。"状尤丰亡。

    景珩还是很警惕的,一点一点的松开了手,转而将她的手牢牢的握在手心里,放缓了语气,说:"我陪你回去,但晚上还是要回医院,好吗?"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看样子似乎是平静了下来,跟着景珩一块进了电梯,苏梓没有跟来,她不如景珩冷静,怕自己的情绪会影响到宋灿,让她更加崩溃。

    路上,宋灿一直挺安静的,快到伊美的时候,她忽然开口,问:"妈妈去世的时候,是谁在身边,你们大家都在吗?是亲眼看着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她的唇色发白,像是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是,我跟苏梓知道的时候,伯母已经在殡仪馆内了。听大舅他们说,人走的时候,只有宋鸽在现场。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我们也有点措手不及。对不起,是我们没有保护好她。"景珩简单的叙述,没有讲的特别仔细,就怕她情绪激动。

    医生也嘱咐过了,她虽然恢复的不错,但也不能受太大的刺激,半年前那一刀,是真真切切的伤到了她的心脉,留了后遗症。

    现在她才刚醒来,一个月都不到,明明大家都满的好好的,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把这件事隐瞒起来,这么长时间她一直都不提,连话都不说,怎么可能忽然就提起来,一定是有人漏了口风。景珩忍不住皱了皱眉,所幸这件事的真相,现在没几个人知道,要是让宋灿知道方蓉妹真正的死因,还不得疯了。

    他想着,侧头看了她一眼,心里满是担忧。

    然而,车子刚停在宋家别墅门口,就看见别墅的大门从里头打开,出来的人,宋灿有点印象,好像是宋鸽叫的那个保姆,张姐。她把宋鸽赶出去之前,已经把人辞退了,现在竟然又出现在家里!

    宋灿坐在车子里,一直等到张姐走开,她才解开安全带,推开了车门,走了下去。张姐应该是去倒垃圾的,别墅的大门是虚掩着的。宋灿过去,不动声色的开门进去,掩在墙后。

    客厅里传来几个人的对话声,宋鸽的声音,她听得特别清晰。

    "女儿,我听说宋灿醒了,你说她要是知道方蓉妹死了,会不会找你算账?"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妈妈是自己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找我算什么账?要说算账,不如我找她算账。像妈妈这种情况,医学上本来就已经算是死亡了,是宋灿自己做贼心虚,强行留着的。我现在是做了好事,帮她积德,不能怪我。"这是宋鸽说的。

    紧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这事儿没什么重要的,法律上你是方蓉妹的女儿,你签字合情合理。我现在就是担心,宋灿醒了,我们刚到手的财产,又要吐出去。要不要再去找沈家?"

    "得了吧,她就是醒来了,又能怎么样?现在连着房子的名字都是我宋鸽的了,她能两样?你们认为她干了这种事儿,现在还有什么靠山?连韩溯都不可能再帮她,我倒是很期待她这高高在上的宋家大小姐,跪在我的面前来求我呢,求求我收留她。"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那么怕她?就她现在那个样子,还有什么可怕的?"宋鸽满嘴的讽刺,"都成落水狗了。"

    "我这不是听说她跟韩溯还没离婚么?万一......"

    宋鸽一下打断了他的话,笑说:"万一什么?这整整半年,你们都没看新闻啊?宋灿是怎么害的韩溯,我可不信,像韩溯这样的人,还会留着她。风光了这么多年,总有她落魄的......"

    她话还没说完,一双拖鞋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她的脑门上,宋鸽一下就跳了起来,转头看到来人,一下睁大了眼睛。微微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再说啊,你说下去,总有我落魄的时候,然后呢?"宋灿一边说,一边往她的方向走过去。

    "你怎么进来了?谁让你进来的!"宋鸽只愣了一下,就硬了脾气,挺了挺胸,伸手指着她的鼻子,说:"我以这栋房子主人的名义,命令你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妈妈是怎么死的。"宋灿没有理会她的话,一字一句的问道,同样没有停下脚步。

    这会,张姐已经倒完垃圾回来了,看到景珩和宋灿,不由的叫道:"谁让你们进来的!"

    "马上!马上叫小区保安,把人给我赶出去!"宋鸽到底还是有些慌张的,神色明显没那么淡定。

    李姨同何创这会也站了起来,宋灿只扫了他们一眼,眼中没有半点惊讶,也不理会宋鸽大呼小叫,又问了一遍,"妈妈究竟是怎么死的!"

    这时,她们的距离已经很近了。

    宋鸽吞了口口水,余光瞥见她的手微微动了动,立刻冲着旁边的何创使了个眼色,何创收到信号,刚一伸手,手腕就被景珩牢牢扣住,说:"你现在最好是站在一边,什么都不做,否则的话,后果很难想象。"

    "你们站着干什么!打电话叫保安啊!"宋鸽看着他们,啧了一声,想要自行去拿手机的时候,宋灿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赤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她。

    "我再问你一遍,妈妈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怎么死的,还不都是被你打死的!你现在为什么还要问我?"她用力的挣扎来一下,挣脱不了宋灿的桎梏。

    宋灿咬着牙,情绪已经快要濒临崩溃的阶段,她狠狠的将宋鸽扯拉过来,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道:"她不是你妈妈吗?她对你不好吗?这二十多年里,她是怎么对你的?明知道你是个私生女,明知道你是爸爸在外面留下的种,还把你当亲生的那么养!你告诉我,你怎么忍心?啊!"

    "你究竟怎么忍心,让人割走她的心脏!你晚上不会做噩梦吗?你住在这里,拉着你的亲妈和后爸,你真的一点都不惭愧吗!你究竟有什么资格签字!"

    宋鸽眼中燃起了一丝怒意,皱了眉头,唇色发白,像是戳到她痛处一般,奋力挣扎,回头看向了李姨,怒道:"你没长眼睛还是没长耳朵,马上打电话叫保安,把这个疯子给我赶出去!宋灿,你听好了!今天,我就把你从这里赶出去!

    话音未落,宋灿一巴掌打了过去,'啪'的一声,声音非常响亮。宋鸽白皙的脸上,一下就染上了五指印。

    她刚一侧头,宋灿第二个巴掌再次打了过去,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狠狠的打在她的脸上,手劲极大,宋鸽的耳朵都被打的嗡嗡响了。

    宋灿的手再度扬起的时候,宋鸽一下抬起了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仿佛是被她的这两个巴掌给激怒了,眼眶也变得通红,怒视着她,说:"我这是给你们母女两积德!你说她对我好!笑死人了!家里所有好的东西全部都是你的,我穿的用的,都是你不喜欢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以前想,为什么妈妈对你比对我好那么多,是不是我不够好?"

    "为什么全家人都喜欢你,却不喜欢我!为什么舅舅们总是喜欢逗你玩,对我却是冷冷淡淡的!外公从来都不用心的教育我,妈妈也是!你做错事,他们都管你,却从来不管我!那时候,我总让自己听话一点再听话一点,我多么想妈妈爸爸,还有外公能看到我!可不管我做什么,他们的目光全在你的身上!对我的一切都是敷衍了事!"

    "后来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了!因为你们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一家人!因为我是小姐生的女儿,你们打从心里鄙视我!亲生女儿?她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是亲生女儿看待!家里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她只一心一意的想着用剩下的钱让你一个人离开青城!"

    宋鸽哼哼的笑,"现在这一切都是你们的报应!你们不是很清高吗?不是很善良吗?我现在让你们做了这么大一件善事,你应该谢谢我!反正医生早就说了,她永远都不会醒了!永远都不会!躺着也是浪费资源,何不废物利用呢?"

    "你......你再说一遍。"她冷声一字一句的说道,声音止不住的发颤,脸色煞白。她心痛,很痛很痛,像是要窒息了一样!眼泪终于绷不住,汹涌而出。

    "我现在就要让他们知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当初这样对我!这就是报应!"

    她的话音刚落,宋灿死死的盯着她,半晌,她忽然哼笑了一声,然后轻轻的点头,说:"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想法!这么多年,让你在宋家寄人篱下,真是委屈你了!当初真的不该领养你,真的不该啊!应该直接把你丢进孤儿院,自生自灭才对!"

    最后一句话,宋灿几乎是嘶吼出来的,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可怖,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狠狠将她拽了出去,大概是怒极攻心,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力气,宋鸽一个健康的人,都挣脱不了她的桎梏。

    景珩紧跟在她的身后,见她径直的走向车子,立刻先她一步走了过去,并替她拉开了车门。宋鸽鬼吼鬼叫的,然而没有个人上来帮她一把,在景珩的帮助下,宋鸽被塞进了车子里。

    "带我去墓园。"宋灿现在的样子十分冷静,眼神冷的简直想杀人。

    "你怎么不死!你为什么不死!最该死的就是你!"

    宋灿缓缓转过脸,看向她,轻挑了一下眉梢,说:"你很想我死吗?你们都想让我死,是吗?"她轻笑了一声,"可惜老天爷偏偏就是要我活着,让我好好看看你们这些人丑陋的嘴脸,好好的认清楚,叫了我二十多年姐姐的人,到底有多恨我!到底有多恨我妈!"

    "妹妹,你放心吧,不看着你们一个个的死掉,我闭不上眼睛。"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脸上扬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看的人不寒而栗。

    宋鸽到底还是有些怕她的,缩了缩脖子,说:"你想干什么!我要报警!"

    宋灿不再理会她,车子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景珩时不时的会看一眼宋灿,对她的身体非常不放心。

    到了墓园,宋灿将人拉到了方蓉妹的墓碑前,她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迫使她跪了下来,将她的头摁在了墓碑上的照片旁,说:"她养你二十多年,从襁褓到成年,她亲力亲为!她小心翼翼对你,不想自己偏心,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你的身上,你有没有为什么我平时总是被放在外公家吗?而你由她亲自带着!当然,这些在你眼里都不算什么!"

    "既然你那么讨厌她,把她的心脏捐给了别人,那你在这里磕二十个响头,当做是回报她对你的养育之恩,从今以后,你跟我们没有半分关系!江湖再见的时候,千万不要楚楚可怜的跪下来求我!也不要跟我说什么姐妹之情!从今天为止,我们所有的情分,就只剩下恨了!"说着,宋灿就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把她的头用力的往地上撞。她就这样冷着脸,重复着动作,宋鸽的额头出了血,她都不为所动。

    沉寂的墓园之后,宋鸽的叫声越来越弱,景珩及时挡住了她,说:"会出人命的。"

    这会宋鸽已经混了过去,整人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宋灿这才松开了手,仿佛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坐了在了地上,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抬手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心脏。

    终究,还是她错了!让母亲做了一个空心的人!

    她缓缓的靠在了墓碑上,轻轻的说:"妈,没有心,还会痛吗?做手术的时候,你痛不痛?"她闭上了眼睛,眼泪缓缓而下。

    PS:

    今日更完,大家多多投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