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至尊狂龙 > 第1319章 将军

第1319章 将军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至尊狂龙最新章节!

    阿卜杜姆赶忙一挥手,示意所有人员立刻从会议室的后门撤出,这才端坐起来,将椅子缓缓的转向了大门这边。

    好在所有的武装人员都紧急安排到位了。阿卜杜姆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

    “当当当”,门被敲响。

    “请进。”阿卜杜姆淡淡的回了一声。

    沈牧和中村优美推门走进,只见会议室正中间的圆桌已经被换成了谈判专用的长方形桌子。

    长方形桌子的两侧足足摆着十几把椅子,两头仅仅只有容纳一人的位置,而阿卜杜姆正坐在桌子的一头。

    沈牧很懂规矩的将手中的黑色手提箱交到了中村优美的手上,走到了阿卜杜姆的正对面坐了下来。

    中村优美有了之前的教训,暗暗握紧了箱子的把手,随后乖巧的站在了沈牧的身边。

    “沈牧先生这么客气,还带了礼物过来?”阿卜杜姆假惺惺的笑容让沈牧和中村优美看着一阵恶心。

    沈牧笑笑,一脸“你懂得”的样子,而中村优美则在一旁无动于衷。

    “如果没有什么要提前讲的话,我们现在就开始会议好了。”沈牧笑笑,摆手让中村优美将箱子放在了座子上,自己的一只手则按在了箱子上。

    阿卜杜姆对箱子里的东西更加好奇了。想了想,还是按下了桌子上的按钮,讲了一句“开始了”,便自顾自的低头开始整理手头的文件起来。

    沈牧见阿卜杜姆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好笑,这房间里边这么浓的火药味道,真当他闻不出来么?

    正想着,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几个像模像样的石油国高官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沈牧笑了笑,看向了门口,只这一眼就能看得出,哪些是经过训练的,哪些是真生的官员了。

    阿卜杜姆的这一招,在沈牧看来,真的是破绽百出,俗的不能再俗了。

    果然,不出沈牧所料,所有的高管都靠着阿卜杜姆这一侧坐了下来,而所有受过训练的特工都坐在了沈牧的这一侧。

    沈牧在将头转过来的同时和中村优美对视了一眼,中村优美立马明白了沈牧眼中的意思。

    就在刚在,沈牧还在好奇在这样一个看似密闭的会议室中,阿卜杜姆怎么逃过不长眼睛的子弹,现在看来,一切都已经摆在眼前了。

    “我们可以开始了吗?”最后一个人的屁股刚刚碰到板凳,沈牧就开口问道。

    阿卜杜姆见沈牧这么心急,以为后者是被丰厚的报酬吸引而来,底气瞬间足了起来,就连身上穿着的防弹衣似乎也觉得不那么重了。

    “既然沈牧先生这么心急,那我们就略过介绍的环节好了。”阿卜杜姆笑着说。

    沈牧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点了点头:“好啊。”

    他早已经看准周围哪些是特工,哪些是官员,甚至将这会议室中藏着人的每一处地方都已经看了个大概,但是他尖锐的目光依旧在每个人脸上扫过了一遍。

    这一次环视不为别的,只为了给中村优美指明攻击的重点对象。

    中村优美自然从每个人被沈牧看的反应和脸上的微表情中看出了猫腻,对手持武器的特工的分布也了解了大概。

    “沈牧先生,我们直奔主题。”阿卜杜姆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美女秘书,开口说道。

    “好的。”中村优美看到阿卜杜姆都有一个代言人,似乎有些不服输的抢先说到。

    沈牧没有制止,而是笑着摇了摇头。

    “之前对您的福利,我们电话里已经交代清楚了。”秘书看着沈牧,微笑着点了一下头,这才继续说道:“我们石油国政府会给与沈牧先生所有油田股权的50%。”

    沈牧点点头:“我要做些什么呢?”

    “哈哈哈,沈先生不愧是道上的人。”阿卜杜姆笑,“我也就不拐弯抹角的了。”

    “让我杀了赛义德?”沈牧笑笑,嘴里吐出了几个字。

    “什么?”阿卜杜姆旁边的女秘书瞬间瞪大了眼睛,这……

    阿卜杜姆也有些惊讶。

    “不是么?”沈牧耸了耸肩,看了看坐下的人,“据我所知,赛义德叛变了吧?”

    整张桌子上一片寂静。

    阿卜杜姆的脑子瞬间乱做了一团。

    沈牧见所有人都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笑道:“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一个电影,叫‘碟中谍’。”

    阿卜杜姆的眼睛亮了起来:“难道,你是……”

    沈牧忙将右手抬了起来,伸出食指晃了晃,“难道我的情报有误么?赛义德没叛变?”

    阿卜杜姆瞬间分不清沈牧是敌是友了,还是决定再试探一下:“沈先生,这正是我们想要的。”

    此话一出,震惊坐下。

    当时排练的时候,总统可不是这么说的啊,怎么关键时候变了卦呢?

    沈牧笑笑:“你们石油国的内政,我本不想干预,因为我是个华夏人。”

    此话一出,每个人都连大气不敢出,不停的转头看着阿卜杜姆和沈牧二人。

    而先前埋伏好的那些特工队员更是一脸懵逼,剧本应该是一开始就开打啊,现在怎么聊起天来了?

    阿卜杜姆算是明白了,沈牧这句话的意思,无非就是逼自己在两难之中做出选择:要么同华夏交好,真的将石油一半的股份交到沈牧手中,顺便解决赛义德这个心患;要么现在就将沈牧干掉,然后自己解决赛义德。

    怎么办?

    如果说沈牧不在这里,他大可将自己的计划同心腹商量,可是现如今他们明明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却什么都帮不到自己。

    阿卜杜姆头一次感受到了如此沉重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