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承包大明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暮然回首

第一百四十七章 暮然回首

作者:南希北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承包大明最新章节!

    周厨边上的一间茶肆内。

    “少爷,这玉簪可是不便宜,您现在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

    一个随从缩着手,郁闷的看着李守錡。

    他就不明白一直以来都非常“精明”少爷,为何今日变得如此疯狂,聊了一会儿,就要将今日才从王家珠宝店拿来的情侣玉簪,送于对面的那女子。

    “你少废话,快些给绑在喜鹊上面。”

    李守錡怒视着那随从。

    那随从没有办法,只能将装着玉簪的小礼盒绑在喜鹊,然后眼中含泪的目送那喜鹊飞出窗外。

    可一看周边李守錡的死党,都在送各种礼物,心里稍微平衡了一些。

    过得一会儿,只见一个公子哥怒视全场,道:“方才是谁送了玉簪?”

    李守錡道:“是我。有何不妥么?”

    “当然不妥。”

    那公子哥扬起手中的丝巾,道:“就是因为你送玉簪,导致箐箐将我这情侣丝帕送了回来,还说我根本就是没有将她放在心上。”

    李守錡一脸得意道:“陈兄,这你可不能怪我,送一块丝巾,这确实太寒碜了一点。”

    “你说甚么?”

    那陈公子怒目睁圆,又是点头道:“好好好,你要比是吧,我可不怕你。快去将我买得金钗取来。”

    “少爷,那...那可是要送给夫人的。”

    “休得再说,快去取来。”

    这些公子哥本都是有妻室的,来此纯粹就是为了勾搭良家妇女,哪里知道,却被迷得晕头转向,他们与邢全又是不同,主要是他们的地位非常尊贵,有着显赫的家世,他们本就极爱面子,这怎能甘心被同伴给比下去,打肿脸也得充胖子,况且他们本来就很胖,却不知他们已经落入某个无良的商人坑中......。

    醉霄楼。

    徐继荣缩在一角,手里拿着四根断了的丝线,又瞧朱立枝、刘荩谋他们执笔不停的写着,尤其是朱立枝,他那喜鹊被一块粉红的丝巾给打扮了一下,即好看,又不脏手。

    落寞!

    无尽的落寞!

    徐继荣眼中含泪,惆怅道:“可恨!可恨我淡淡不在,否则的话,我又怎会失败......唉...我们京城双愚,真是缺一不可啊!”

    正当这时,敲门声响起。

    朱立枝、刘荩谋仿佛都没有听见似得。

    徐继荣鄙视了他们二人一眼,才道:“进来。”

    一个酒保走了进来,道:“小伯爷,这茶是邢公子请的。”

    “哪个邢公子?”徐继荣哼道。

    “就是那邢全公子。”

    “他?”

    徐继荣纳闷道:“他为什么要请我们喝茶?”

    那酒保道:“好像是说邢公子遇到了红颜知己,心里开心,故此请大家喝茶。”

    徐继荣的脸渐渐阴沉下来,就连邢全那厮都遇到红颜知己,而他......唯有四根断了线。

    “拿去给我倒了!”

    徐继荣突然咆哮了起来。

    ......

    金玉楼。

    “老爷。”

    一个老仆人快步入得屋内,低声向周丰道:“那些茶叶全都卖光了,而且......。”

    他不自觉的瞟了眼窗外,伸出两根手指来,“而且是以这个数卖出去的。”

    周丰吸得一口冷气,也伸出两根指头来,“你说这个数?”

    “嗯。”

    老仆点点头。

    “这怎么可能?”周丰震惊道:“世上难道真有这般傻人?为何我一直没有遇到过,偏偏就让郭淡给遇上了。”

    “事情可能并非这么简单。”那老仆低声道:“据说买茶的是那邢全。”

    “他?”

    周丰身子微微颤抖了下,忙道:“记住,这...这事我们一无所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还有,千万不能说出去。”

    “是。”

    ......

    而此时这个罪魁祸首,正一手托着脸,看着聊得正起劲的寇涴纱。

    “噗嗤!”

    寇涴纱打开一块布条,当即笑出声来,只见上面兀自画着一个黄球的球体,双眸向右,两边嘴角扬起,滑稽至极,引人发笑,双眸一抬,见郭淡正微笑的看着她,当即神色一敛,问道:“这些都是你画的?”

    只见桌上放着数十块方形的白布,每块布上都有小表情。

    郭淡耸耸肩,双手一摊道:“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寇涴纱只是给了他一个眼神,可以解释为,信你个鬼。又低目看着桌上的那些小表情,不由的又笑了起来,又抬头看向郭淡道:“你是怎么想到的?”

    不得不说,这个主意实在太妙了,不管她说什么,对方可以用这些小表情来回答。

    郭淡道:“你问他呀,问我干什么,我可一直都坐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干。”

    “神秘兮兮的。”

    寇涴纱犹豫片刻,又执笔在布上写上一块细字,用喜鹊送了出去。

    很快,喜鹊就回来了。

    寇涴纱赶紧取下布条来,打开一看,这回上面写着一行小字---没别的,就是希望夫人多笑笑。

    寇涴纱脸上一红,羞赧的瞟了郭淡一眼,沉吟少许,又执笔在布条上面写上“装神弄鬼,故弄玄虚!”八个字。

    “喂喂喂,你还写啊!我看时辰要到了,我们得准备离开这里。”

    郭淡赶忙站起身来。

    “就写这最后一条。”

    寇涴纱有些幸灾乐祸的瞧了眼郭淡,将布条放入喜鹊中,然后送出喜鹊。

    可是过得好一会儿,却仍不见喜鹊归来,寇涴纱狡黠道:“怎么,是睡着了么?”

    “呃...。”

    郭淡抹了一把额头,支吾不语。

    寇涴纱轻轻哼了一声。

    小样!

    然后,只见那喜鹊缓缓飞入进来。

    寇涴纱顿时一脸懵逼,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得意之色,急急上前,只见那喜鹊身上还绑着一个小礼盒,她干嘛取下来,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一支金钗,她又拿着喜鹊看了眼,然后从里面抽出小布条来。

    只见上面写着---真金白银,真心实意。

    “哈哈!”

    郭淡突然大笑起来。

    糟糕!中计了!

    寇涴纱斜目一瞪,神情十分窘迫。

    又见郭淡走上前来,从礼盒中取出金钗,微笑道:“夫人,我帮你戴上。”

    寇涴纱嘴角微微翘了翘,双颊生晕,目光移到别处。

    郭淡取下寇涴纱头上的玉簪,然后将金钗插入发间,又见寇涴纱双瞳剪水,两颊绯红,娇艳欲滴,情不自禁的微微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亲吻了下。

    比起第一回的不知所措,这回寇涴纱的芳心却如同小鹿般乱跳,微微低头,嘴角带着一抹含羞的微笑。

    郭淡又轻轻拥她入怀。

    虽然以前也经常被郭淡搂抱,但那时候,她只觉羞涩,不曾像此时这般,浑身僵硬的动弹不得,双手抬抬放放,不知怎生是好。

    “公子,快三更天了。”

    忽听门外有人道。

    郭淡眉头一皱,道:“五更天再来叫我。”

    话音刚落,寇涴纱已经挣脱开来,羞赧道:“快要结束了,我们回去吧。”

    “回去继续?”郭淡急急问道。

    寇涴纱啐了一声。

    忽听得楼下传来不满的嚷嚷声。

    “怎么就结束呢?”

    “不是说好三更天结束么?”

    “各位公子,如今已是三更天。”

    “什么?就有三更天了。”

    “呀,真是三更天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

    “可不可以延迟至四更天,我可都还没有聊够啊!”

    “抱歉,我们规定的就是三更天,若继续下去,只怕女方父母会感到不满的。”

    “这...。”

    这时,周丰突然走了过来,笑道:“各位公子勿要焦虑,你们若是寻得意中人,且对方也是如此的话,可去找四大媒婆,跟对方提亲。如今还有一炷香时辰,各位可得抓紧与对方道别啊!”

    那些公子听罢,赶紧执笔写了起来。

    ......

    “什么?就结束呢?如今时辰还早啊!”

    邢全瞪了眼前来告知的酒保,很不爽地一挥手,道:“去去去,别打扰本公子跟茶茶谈心。”

    那酒保肿着脸,惧怕道:“邢公子,这...这不是小人说了算,这个活动只进行到三更天,就算邢公子不走,对面也会离开的。”

    邢全顿时一惊,惊呼道:“茶茶!”

    那神情仿佛妻子去世一般。

    正当这时,喜鹊飞了回来。

    邢全赶忙将喜鹊取下,抽出喜鹊中的布条来,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娟秀小字---公子,茶茶要回去了,可是茶茶不想再回苏州,茶茶只想留在京城。

    “茶茶要走。”

    邢全疾奔出去,但是在半道上,就被十余名禁军给拦了下来,只见道路上放着路障。

    “你们可知道本公子是谁么?快些让开。”

    邢全冲着那禁军嚷嚷道。

    那小将官抱拳道:“真是抱歉,卑职在此执行皇命,还望邢公子莫要令卑职难做。”

    “皇命。”

    邢全微微一惊。

    万历虽然没有做声,但暗中可一直在支持这七夕网恋,要知道他与郑氏的爱情,可就是这七夕网恋的招牌,他是亲自下命,派禁军将男女方隔开,避免双方接触,正是因为如此,很多朝中大臣才允许自己的女儿、孙女来参加这七夕网恋。

    “少爷,你跑哪去呢?可真是吓死小人了。”

    邢全却是不理那书童,一手揪住那酒保,道:“快说,我茶茶姓谁名谁,家住何处?”

    那酒保哭丧着脸道:“邢公子,这个小人不知道,得去问四大媒婆或者寇家牙行,不过邢公子勿要着急,只要你们双方是情投意合,便可去找媒婆说媒。”

    “情投意合?”

    邢全微微皱眉,又打开那纸条看了看,念道:“不想回苏州,不想回苏州,哎呦,我真是笨呀,茶茶这是让我去提亲啊!”

    想通此理,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又听得醉霄楼那边一阵嘈杂声,他蓦然回首,望着那灯火阑珊处,道:“茶茶,你放心,我一定会娶你过门的。”

    恰时,几个猥琐大叔,鬼鬼祟祟的从他面前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