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 > 第72章

第72章

800小说网 www.800xs.com,最快更新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最新章节!

    第72章

    072:

    姜眠在楼下将钟无离的话听的清清楚楚,根据对方的话,她可以大致猜出一个事实:此人是一个毒品组织的首领,刑警爹去到他身边做卧底任务,最后端了他的老巢。过程中,他逃了,但他的弟弟死了。

    他有一把厉害的枪,这把枪本应在警方手中,现在却回到他手中,而他还能轻松的闯入警局,潜伏在这里。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刑警爹今晚出院,也知道刑警爹会回警局。

    说明警局里有人跟这个大毒枭是一伙的,并且,那人还能得知刑警爹的行踪,将他的行踪透露给大毒枭。

    对于这种情况,姜眠并不意外。

    修仙世界受人景仰的正道门派中,照样会养出歪瓜劣枣。

    公安机关内部,出几个内鬼,再正常不过。有的人,为了自身利益,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不管内鬼是谁,只要抓住大毒枭,就可以从他身上牵出背后内鬼。

    因此姜眠不再迟疑,让早就偷偷贴上钟无离的小纸人动手,把对方手中那把危险的枪搞定就好办了。

    只是她没想到这人身上还多带了把枪,她刚要想办法躲时,刑警爹扑过来带着她躲开。

    听着刑警爹震惊的声音,姜眠来不及解释,快速道:“爸爸,别让他跑了。”

    姜眠推开刑警爹,迅速往楼上追。

    连锋被姜眠敏捷的身手惊到,动作快于思绪的跟着姜眠一起往楼上跑,他眼尖的看到贴在楼梯上的小纸人——姜眠刚才往上跑,没看到它,一脚把它踩贴到在地上。

    连锋将小纸人扯起来,顺便捡起激光枪,迅速朝姜眠追去。

    楼上响起枪声,连锋心中狂跳。

    姜眠追着钟无离一连跑到八楼。

    办公大楼每一层的安全通道大门,如果没人的话,会把大门锁住,上面几层的人都下班了,所以安全大门全部关上,以至于钟无离无法从安全大门内进入。

    他的速度不慢,手中还有枪,时不时往后放一枪,以此逼退连锋——钟无离以为是连锋在追他。

    然而双方的距离却在快速缩短,等他再一次往下放枪时,这才发现追他的是个女人,而她刚才,将他打出的所有子弹都躲开了。

    钟无离愣了零点五秒,他愣,姜眠可没愣,她身上没有武器,但没关系,她有鞋!

    一鞋子过去,钟无离闪身躲开,这么一耽搁,姜眠也追近了。

    钟无离眼中杀意凛冽,对着姜眠抠动扳机,后者身形忽然一闪,直接来到钟无离身后,手往前探,抓住钟无离持枪的手肘,狠狠往下一挫。

    剧痛之下,钟无离的五指松开,姜眠探手,准确的将枪接到手中,枪口抵在钟无离太阳穴上:“别动哦,我怕我一个不小心,手抖了下,你就变成死狗一样趴在我面前,怪难看的。”

    她把钟无离对刑警爹说的话,几乎一字不落的转述给他。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于钟无离来说,天平已经倾向对方,手肘手腕上的剧痛提醒着他,他败了。

    “好身手。”他干脆放弃一切抵抗,低低笑出声,声音中带着阴冷的欣赏,“女警察中,难得见到身手这么好的。”

    “那你想看看更好的吗?”姜眠话落,毫不犹豫的对着钟无离腿弯踹了下去。

    卡擦一声,钟无离跪在地上,倒也硬气,一声不吭。

    一想到刑警爹就是因为他才会受伤中蛊,姜眠心中的火蹭蹭往上涨。

    这种手中不知沾了多少条人命的渣,如果是在前世,她挥手就能杀了。

    现在,即使她有杀他的能力,碍于这个凡人世界的规矩,她也不能动手。

    但该出的气,趁这个机会出个够——正当防卫嘛,下手不重一点,受伤的就是她,多完美的理由。

    正要对钟无离另一条腿动手,刑警爹追了上来,姜眠犹豫了下,止住动作。

    当着亲爹的面,表现的太凶残,似乎不太好。

    连锋冲上来,借助窗外透进来的光线,看到眼前的画面时,蓦的默了。

    钟无离跪倒在地上,姜眠手中拿着枪,枪口抵在钟无离头顶,旁边不远处是一只侧翻的白帆鞋。

    即使痛的浑身都在哆嗦,钟无离也在笑,他似乎一点也不害怕落到警察手中,只慢悠悠的道:“连锋,你以为这就完了吗,我告诉你,没完。”

    下一秒,楼梯的灯重新亮起,楼下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周思锐带着几人跑上来。

    钟无离的枪没有装消音器,这么大的声音自然惊动值班的人。

    说来慢,其实从楼梯灯暗下,再到现在,过去也不过才三分钟而已。

    “连队!”

    连锋从姜眠手中把枪拿过来,后者乖乖退后。

    他用手铐将钟无离铐住,让周思锐把人带下去,一番闹腾后,八楼楼梯间暂时只剩下连锋和姜眠。

    有警察在楼下捡弹壳,时不时往上瞄,然后和同伴对视一眼,眼中满是好奇。

    他们听到枪响跑出来后,事情已经结束,危险的画面压根没看到,只看到一个小姑娘拿枪抵着一个男人。

    他们差点以为那姑娘是夜闯警局的凶犯。

    “连队和那姑娘是什么关系?”危机解除,八卦是人之天性,男人也不例外。

    “我怎么知道。”同事摇头。

    巨大的谜团充斥在众人心中,然而找不到答案,只能憋在心里。

    姜眠站在角落,刚才有多威风,现在她就有多怂。

    该怎么跟刑警爹解释她来警局的事呢?

    她摸了摸鼻子,虽然心中心虚不已,但她不能表现出来呀,是以十分坦然的迎着刑警爹的目光。

    姜眠率先打破沉寂,她知道楼下有警察,是以声音压的很低:“爸爸,你的伤怎么样?”

    刚才抱着她在地上滚,没把伤口撕裂吧?!

    连锋摇头,小纸人从他口袋里钻出来,迅速跑向姜眠。

    姜眠摸了摸它的脑袋,对着连锋道:“爸爸,多亏小白,它可是立了大功。”

    她想用此举告诉连锋,她之所以变得这么“厉害”,一切都天师爹教的——把锅推到天师爹身上!

    刑警爹亲眼见到天师爹改造小纸人的画面,肯定会相信的。

    爹多的好处就是,可以甩锅给其他爹的教育上!

    果然,刑警爹并没有多问。

    他捡起地上的白帆鞋,眉头皱起来。

    鞋子被子弹打出一个大洞——姜眠把鞋砸过去,钟无离躲避时,下意识对着鞋来了一枪。

    鞋显然不能穿了。

    “连队,人已经关上了。”周思锐跑上来,脸色很不好看,大晚上的有人夜闯警局,意途杀害连锋,这不是小事。

    ——连锋没有告诉他们钟无离的身份,周锐思还以为只是普通的持枪犯。

    “去找双女孩穿的拖鞋。”连锋吩咐。

    局里有休息室,有时候值班累了,可以在休息室休息,是以大部分警察都会在局里准备一些生活用品。

    男警察倒没那么多讲究,女警就要精致多了。

    跟着周思锐跑上来的还有一位年轻女警,叫唐小舒,立刻应道:“连队,我马上去拿我的。”

    很快,唐小舒就把自己的拖鞋拿上来,当着其他人的面,连锋克制的没有表露出其他情绪。

    唐小舒把鞋递给姜眠。

    “谢谢。”姜眠将另一只鞋也脱了,穿拖鞋总比穿破了个大洞的白帆鞋好。

    “呀,你受伤了。”唐小舒忽然惊呼一声,指着姜眠的后腰。

    姜眠:“?”

    她下意识往后腰一摸,再抬手,手上已经染上红色。

    姜眠:“……”

    她居然受伤了?!

    连锋眸色一变,快步走近,将姜眠转了个向,目光落向姜眠后腰。

    离的近的唐小舒清楚看到连队眼神在一瞬间变得极冷,她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局里的人都说连队眼睛厉害,有很多才来的警察都不敢和连队的目光对上,她总算明白这不是夸张说法。

    下一秒,让唐小舒周思锐以及其他往这里看的警察张大嘴巴的一幕出现——

    他们的连队,居然把人家姑娘抱起来了!

    不是打横似的公主抱,而是抱孩子那样的抱。

    所有人:“……?!”

    冷不丁被刑警爹抱起来的姜眠,恨不得把自己变成小纸人钻进地缝里。

    ——爹喂,她已经十八岁,不是三岁!

    连锋没有想那么多,之所以这样抱姜眠,只是本能驱使——至于为什么不打横抱,那样会将姜眠的伤口撕扯更开。

    刑警爹身材高大,虽然卧底任务让他瘦了很多,但姜眠的身高只到他胸口,被他这样抱在怀里,倒也不算违和。

    他抱着姜眠到他办公室。

    值班的警察并不多,除了楼梯里的,剩下的都在关着钟无离的门外守着,是以姜眠没受太多目光注视。

    “爸爸,我没事。”姜眠小声道。

    刑警爹这紧张的模样,仿佛她受了多严重的伤似的。

    她感觉了下,应该是在刚才躲避子弹的时候,不小心被擦到。

    楼梯狭窄,光线昏暗,她虽能听声辨位,但受场地所限,躲避的空间只有那么点。

    这点伤对姜眠来说,不值一提。

    连锋下颌紧绷,不发一语,抱着姜眠走进办公室,将姜眠小心的放在沙发上,唐小舒很有眼力见的取来医药箱:“连队,我来帮这位姑娘处理伤吧。”

    连锋嗯了一声,往后退。

    姜眠上身穿的是简单的T恤,唐小舒将她后腰的衣摆掀开,露出一条大概五六厘米长的擦伤,周围还有被子弹灼伤的痕迹。

    她皮肤雪白,这样算不上多重的伤便显得格外怵目惊心,导致唐小舒都有些不忍的皱眉。

    周思锐匆匆跑过来:“连队,付局打电话过来……”

    姜眠知道连锋肯定有很多事要处理,便道:“爸……连叔叔,我没事,你快去忙凶手的事。”

    她提示刑警爹,钟无离才是最重要的,她只不过受了点小伤而已。

    连叔叔?

    唐小舒和周思锐不免同时在心里确定一个答案:连队果然和这姑娘认识。

    连锋有很多问题想问姜眠,但现在显然不是问的时候,他伸手克制的在姜眠头发上摸了摸,对唐小舒道:“麻烦了。”

    随后大步离开办公室。

    “你忍着点啊。”唐小舒动作麻利的替姜眠处理伤口,忍不住询问,“我刚刚听你叫连队连叔叔?你们是亲戚吗。”

    “是呀。”姜眠大方点头。

    然而唐小舒更加纳闷,大家都知道连锋受伤住院,直到刚才出事才知道他回来了。

    结果回来就遇到有持枪凶犯袭击。

    照眼前的小姑娘所说,她和连队是叔侄关系——那连队回警局,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侄女儿也带回来?

    而最后还是自己的侄女儿将凶徒制伏?

    唐小舒满脑子都是问号,搅的她就算想问问题,一时都不知道该问哪个才好。

    等伤处理好,姜眠决定先偷溜——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她今晚来警局的目的,本是想偷看刑警爹关于卧底任务的具体情况。

    结果阴差阳错的听到过程,现在她不用去偷看档案,再留下来,等待她的肯定是刑警爹的询问——为什么来警局?是怎么进来的?

    这些她都不好解释。

    “谢谢唐警官。”姜眠站起来,“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唐小舒:“?”

    唐小舒疑惑:“你不等连队吗?”

    “连叔叔不是忙吗,我先回家,我爸妈还在家里等我呢。”

    “这……”唐小舒总觉得不对劲,这姑娘是连队的侄女儿,她不能随便下决定,而且她还受伤了,哪能让她现在就离开。

    她道:“你先等等,我去问问连队。”

    姜眠乖巧点头。

    等唐小舒出去后,她赶紧起身,偷偷摸摸的往外溜。

    刚走几步,刑警爹迎面走来,姜眠:“……”

    默了两秒,她灵机一动:“连叔叔,凶手关在哪的?”